自遊自在


【自遊自在】一 扇窗萬千風景

: 2020-02-16 09:02:57

旅行的時候,希望搭乘巴士或火車,但更多時候,為了節省時間,只能選擇飛機,於是就錯過了很多窗外的風景,由飛機舷窗望出去,當然也有風景,有時候還是滿令人震撼的,但感覺自己的視角太高了,一點也不真實,但如果是搭乘火車,流動的窗景像一幕幕的電影,浮光掠影般在身邊流淌,如果有所謂的旅行感的話,對我而言,坐在火車靠窗的位置,看窗外景物的變化,時光的流逝,最讓我感覺自己身在路途中。

在旅途上,我很喜歡拍窗,說得準確點,其實是拍攝窗外的景色。被框起來的風景,有種距離感,被眼睛和窗框選擇過,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美。風景可能是平淡的,但適當的加了個窗框,也似乎升級了。站在一個安全的角度,臨窗偷窺窗外的風景,河水靜流,遠山穩重,天上浮雲奔騰,馬路上那些煩人的喧囂,因為不用深陷其中,也就變得平易近人,像是城市裡的情話,只說給你聽,也只有你能聽見。

訂酒店時,若貪便宜一不小心訂了個沒有窗口的房間,確實會是旅途上難以彌補的遺憾。就算外面世界亂糟糟,沒什麼風景可看,但我還是喜歡客房有那麼一扇窗,只要能看出去,我就能選擇自己想看的風景。雜亂難看的電線桿旁或許倚靠著一棵蒼翠老樹。坑坑洞洞的街道,有情人手挽著手也就能走下去。陰霾天,暗沉沉,風雨欲來,在窗前,看著一場袖珍的戲劇在眼前上演,讓自己心安理得的幸災樂禍。

窗裡窗外 兩個世界

在房間裡,為風景而開的窗才是靈魂所在。中國造園中有所謂的借景手法,把窗里和窗外,室內和室外,通過巧妙的佈置聯繫起來。在窗門前,雙眼所及的世界,如遠處山,近處水都是精心挑選過的,把無限帶入有限裡。最近看了一部好電影《夕霧花園》,改編自馬來西亞作家陳團英的同名小說。電影裡談了不少園林的借景藝術,由阿部寬飾演日本園藝師不斷向飽受痛苦記憶折磨的女主角灌輸的造園理論,其實也是人生哲理,“外面的世界永遠都在,我們唯一能掌握的是選擇如何去看。”就算只是一個花園,不同的人就能留意到不同的春天:“花園由許多時鐘組成,有些快,有些慢,花園裡的生命都有自己的時間。”這或許就是為什麼一些人注定只能當詩人。

新的一年,如無意外,這個世界依舊會亂糟糟的,不缺一觸即發的戰爭、不負責任的謾罵指責、林火煙霾地震和病毒等,但還是要為自己保留一口窗,讓自己鍾意的風景在眼前展開就好。

(文/ 圖:葉孝忠)

 

 

【自遊自在】好吃的东西

: 2020-02-09 10:02:57

过去又美又好,或许未必直接和食物的品质有关,正如阿姨端上面包和鸡蛋后,总会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也不用多说,心神能领会。

位于新加坡惹兰勿刹的白锡小贩中心几乎是我的饭堂,这里摊位不算多,却有不少经常能博得报章珍贵的版面,一些摊位还能吃到怪东西,比如老两的猪脚冻、鲨鱼冻和鲨鱼肉,另一家福州宝华蚝饼应该可以被列为“国宝”了,本地售卖蚝饼的小贩不止越来越少,而且能保持传统老味道的更是所剩无几。我很意外很多新加坡本地人都没吃过蚝饼,每次买了让朋友尝尝,没有一个说不好吃的,奇怪的是,那么好吃的东西,为什么却越来越少人卖呢?

白锡是Berseh的音译,旁边一条小路就叫做Jalan Berseh。我问谷歌关于Berseh的故事,铺天盖地弹出来的都是介绍小贩中心里的美食文章,看得人口水直流,没人能好好的问答我这小贩中心的Berseh是什么意思,从何而来,虽然知道之后也不会影响我对它的喜爱,只是我一直认为这些知识都是一整套的。我们能对小贩中心里有哪些美食如数家珍,能贴切的描绘出它们的味道,但很多时候对其身世了解不深,它们如何辗转南来,带来了什么行李或包袱,为了入乡随俗又作了哪些妥协?后来在一个政府网站的老照片档案里,看到一些照片,说Berseh在马来文是清洁的意思,而刚好Jalan Berseh这条路上曾经有个蛮显眼的公共事业局的部门,不知道这有关联吗?我后悔没学好马来文,这其实让我经常对我身处的世界一知半解。

喜好记在心 点餐送微笑

档口主要都是中午营业的,早餐选择不多,但如果已经有喜欢的,就不需要再选择了吧。Coffee Hut的南洋咖啡和面包总有人龙,早餐客像光顾麦当劳一样由ABCD餐中选了餐,拿着一个在餐食准备好后就会嘟嘟响的机器乖乖等候。它家的半生熟蛋、烤面包及咖啡奶茶饮料都是上乘之选,老板也接受过采访,说曾经付3000元新币向老海南人学泡咖啡,现在以排队的人龙来看,这钱花得值得。后来发现小贩中心还有一家卖南洋早餐的摊位,由一对老夫妇经营,我才光顾了两次,跑台的老阿姨就记得我喜欢喝什么饮料,这还有比较少人愿意做的蒸面包,餐点都是由她亲自端上来的,我喜欢这种老服务老方法。

那面包是我小时候吃过的味道,不错但不是最好的,甚至不比Coffee Hut好。经常有人在怀念旧日美食,甚至倚老卖老的说,以前东西就是比较好,我曾经也这样认为,但果真如此,我们不是没有进步吗?这怎么可能?过去又美又好,或许未必直接和食物的品质有关,正如阿姨端上面包和鸡蛋后,总会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也不用多说,心神能领会。

 

(文/ 圖:葉孝忠)

 

【自遊自在】你打卡了嗎?

: 2020-02-02 09:02:57

感覺那年代才沒多久。一場旅行回來後,約朋友們吃飯分享旅途所見,由拍攝、沖洗甚至排版等,展現在朋友眼前的沉重的相冊,加上經過沉澱後的旅行故事,或許更顯得真實,而現在旅行還沒結束,朋友們都知道你吃了什麼甜點,一路上都是劇透,回家後也就懶得複述了。對我來說,20年前的旅行回憶比兩年前的更加鮮明,不知道你是否也這樣覺得。

智能手機普及後,旅遊景點中也多了網紅打卡點的類型。依靠網絡傳播的口碑,重點不再是那些努力卻顯得力不從心但更具有想像力的文字了,而是一張直截了當的美圖,也因此手機上修圖功能越來越複雜,鏡頭越來越好,照片成了照騙。為什麼沒有人去開發一些能修飾文字的Apps,估計有了,也沒太多人想用。活過文字時代的我們,偶爾會感覺到落寞。

不為永恆而創作

旅行,也越來越像工作,有差要交,因此才被形容為打卡,正如上班一樣,打卡,就為了證實自己來過,但為了什麼而來,來了又帶走什麼,似乎變得不再重要。羅浮宮的蒙娜麗莎前,總是一堆的手機攝像頭,拍了就發上網,鮮少有人花時間正經八百的和蒙娜麗莎微笑。

目前在城國已經氾濫成災的“塗鴉藝術”,也是為了刺激打卡數而存在的吧,坦白說,這些所謂的塗鴉藝術不少水準一般,內容和形式也缺乏新意,它們能受到歡迎,經常出現在大街小巷嚇人一跳,多少反映出我們的審美品味和教育吧。建築物的造型越來越古怪,就為了吸引眼球,不惜代價,但在這個渴望被人記得,深怕自己落伍的時代,不會有人為了永恆而創作,曾經擁有就好,誰還在乎天長地久。

地方越上鏡越快死亡

有“打卡感”的目的地,自然大受追捧,然而越是上鏡的地方,或許死亡得越快。威尼斯、長灘島、泰國南部的Maya Bay,不是打算徵收遊客稅,就是短暫關閉謝絕訪客。早年大家都在為招徠遊客而努力,現在旅遊業卻出現了Overtourism的現象,過度旅遊和社交媒體肯定有直接的關係,不少人更直接指責Instagram影響了人們的旅遊選擇,原本應該促成多元發展的網絡,反而令人一窩蜂的湧去某個景點。

維也納旅行局,甚至推出反Instagram的營銷活動。在以打卡數字來衡量一個地方的生或死時,旅遊局呼籲遊客們Unhashtag維也納,放下手機進行電子排毒,不就在提醒大家甚麼是旅遊?不少人已經察覺,旅行者通常會花更多時間去構思一張美圖,而不是好好和目的地相處。

(文/ 圖:葉孝忠)

 

 

 

【自遊自在】在水一方

: 2020-01-19 09:01:57

經過治理後的梧槽運河是滿漂亮的,多了供人閒坐的角落,水岸邊也設計了花圃,燦爛得整整齊齊,但總覺得少了什麼。好看是好看了,但人工痕跡太明顯,樹還未老,牆沒長出斑駁,但這是我城所追求的美感。

我經常上網瀏覽這一帶的老照片,就算20年前拍的,都覺得不太一樣了,這城市究竟用多快的方式更新?快到她似乎都沒有好好判斷什麼才是美,還是她早已經認定一種美的標準,有了標準也就更容易跟從和復制了。

當初決定買這裡的組屋,也是看中了組屋旁邊的這條水道,有水的地方,總能輕易安撫人心。河道邊就是新加坡歷史最悠久的馬來墳場,這地方倒是沒什麼改變,我記得媽媽小時候帶我經過此處,那些老牆老墳老樹,我小時候看見的時候都已經老了,現在再遇見,並沒有老很多,現在偶爾夜歸時經過,竟然也不覺得害怕,墳場裡有棵巨大的老榕樹,據說還是新加坡最大的一棵細葉榕,每次經過它,都希望它們還能再繼續老下去,這塊風水寶地在發展藍圖中早已經被列為商業用途。

在更久遠的照片就會看見那建造於上世紀三十年代的製冰廠,它給了這一地區一個極具詩意的名字後,就消失了。結霜橋應該是本地俗稱地名中最漂亮的一個吧。

看起來臟未必是真的髒

這運河能通往梧槽河,然後連上加冷河,一直到濱海灣。更早以前這里水草豐美,蓬勃了小印度發展起來的畜牧業。現在治理過後的河道,多了好多魚,每逢週末都有不少人在這裡抓魚,有用魚竿的,甚至撒漁網的,都輕易能有收穫。我經常停下腳步,看人抓魚,雖然都有同樣的目的,但用魚竿和漁網的抓客,看起來卻有不同的神情,前者氣定神閒多了。撒漁網的馬來同胞,將水中捕撈起來的魚,分門別類擺好一小堆一小堆,準備賣給經常在這裡出沒的勞工。

可能是職業病吧,我習慣和陌生人聊天,也善於問一些俗氣的問題,比如一天能抓到多少條魚呢?試過抓到兩百多條。抓到最大的魚有多大?那青年用手比了比我肩膀回答。那也有1.5米長吧,似乎有點誇張。地攤上擺著幾種不同的淡水魚,其中以日本魚居多,還有長得漂亮的孔雀鱸。能吃嗎?當然能。但這水看起來蠻臟的。其中一老者幫忙問答,看起來臟未必是真的髒。好有意思的回答。在今天看來是這樣但未必是那樣的事情也實在太多了,確實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但我不禁想,如果我們活在一個連眼睛都不能相信的時代,那也未必太可悲了。

(文/ 圖:葉孝忠)

 

 

【自遊自在】维也纳

: 2020-01-12 10:01:57

有哪一座城市的巨河,能够如此安全的让居民们嬉戏?在这里,我似乎找到了维也纳宜居的秘密。

入住的维也纳民宿距离市中心大约5公里,20分钟的脚车车程,当地的公交或地铁都十分便利、准时和干净,当地人使用的年度交通卡,每天收费才约1欧元(约4.60令吉),更提升了当地人使用公共交通的意愿。但我宁愿选择脚车,维也纳的共享脚车计划十分成功,而且半小时内免费,足够当地人作为通勤使用,而只需要信用卡,海外游客也能利用脚车来穿街走巷,因此在维也纳旅行,我也省下了交通费。

城市的脚车道设计清晰明瞭,使用个人代步工具的当地人也遵守这些规则,谷歌地图上甚至能为骑行者规划合适的骑行路线,反观我城,市区内所规划的脚车道支离破碎,也甚少有脚车道,因此才经常发生汽车、行人、骑士们之间的抢道矛盾。维也纳甚至为骑士设计了交通灯,一些地方还有充气的设施,要推广人民使用脚车,不能只提供廉价的脚车,其他的配套也应该考虑周详。

赏歌剧不需要花大钱

维也纳市中心颇为精致小巧,城市城墙的所在地,十九世纪中被拆除之后,修成了现在著名的环路,宽广的道路布满了维也纳最雄伟的建筑物,著名的歌剧院、维也纳大学、皇宫建筑群都位于环路上,绽放着维也纳最风光的片刻。骑着脚车绕着环路是快速走进维也纳的方式之一,这条路上也有不少经典的咖啡馆,来到咖啡文化之都,自然得花点时间泡咖啡馆,不少咖啡馆都已经是百年老店,依旧提供纸质报章,一点也不时髦,但正是这种以不变应万变的气息造就了维也纳日常的经典。

在维也纳,艺术就是宗教,作为奥地利的文化重镇,自古以来艺术人才辈出,年纪小小的莫扎特就是在这里找到了隆重舞台和响亮掌声。城市一年到头的优质演出从不间断,演出门票总是售罄,而不少热爱艺术演出的旅行者都会安排在维也纳歌剧院看一场演出。建造于1869年,典雅的造型及优质的演出空间,维也纳歌剧院落成不久后就成了城市地标和殿堂级的演出场所,但要在这里看一场演出也绝对不会烧掉钱包,阮囊羞涩的旅行者,还能购买3至4欧元(约13.70至18.30令吉)的站票,不需要花大钱也能在精神上获得大满足,这或许也是维也纳让人感觉宜居的原因之一吧。

 

(文/ 圖:葉孝忠)

【自遊自在】不慌不忙悠哉維也納

: 2020-01-05 09:01:57

我喜歡維也納骨子裡透出來的自信。雖然現在的維也納和巴黎、倫敦,甚至是米蘭比較,低調了不少,她也往往不是旅行者首選的歐洲目的地,但我們知道維也納風光過,100年前的克林姆特、佛洛依德等一眾文藝明星以各自的方式,照亮了維也納的天空。

然而現在她似乎更願意懶散一點,和其他歐洲首都城市比較,這裡少了行色匆忙的人,並且把慵懶當成一種天經地義的生活方式。維也納據說有2000個大大小小的公園和綠地,超過一半的城市面積覆蓋著綠意,在市中心最大也最漂亮的普拉特公園(Prater Park),總能遇見不少跑步、騎車甚至只是躺在草地上無所事事的人群。這個歷史悠久的公園裡還有一個頗為古老的遊樂場,大部分的遊樂設施,包括維也納的地標摩天輪都是超過百年曆史的文物了。人們安心地過著過時的日子,不趕著去哪裡,也不被人催促。多瑙河運河的酒吧六點鐘就開始人滿為患,當地人隨意的坐在河堤上,吃著風喝著啤酒,讓時間過。

全球第一宜居城市

“經濟學人智庫”針對全球140座城市,以穩定性、醫療保健、文化和環境、教育及基礎設施等指標作出評比,城市模範生維也納已經連續兩年,以幾乎滿分的成績被評為全球最宜居的城市。諮詢公司美世(Mercer)每年也會針對全球各大城市作出生活質量的排名,而維也納已經連續10年獲得第一名。現在人們想起宜居城市,就必然想起維也納。

於是這次來到維也納旅行,決定減少參觀旅遊景點,而將時間用來向維也納學習如何好好過日子。 Airbnb的房東是土生土長的維也納人,他說永遠都不會離開這裡,也應該沒有地方比維也納好。

人民不熱衷買房子

相較於倫敦、巴黎等歐洲國際大都會,維也納城市面積剛剛好,而且生活消費也算是合理。維也納人一般並不熱衷於炒房或買房子,主要原因是維也納政府自1920年就一直建造公共住宅,而高達六成的當地人就居住在這些國家補助的房子裡。只要年收入稅後約5萬美元或以下(當地平均年工資為約3萬美元),當地居民就有資格申請政府補貼房,房租也受到政府嚴控,一般只佔收入的20%,而且租戶想租多久就租多久,這也保障了居民的住房權利。

政府補貼的房子一般給人印像不佳,然而維也納的公共住房政策舉世聞名,建築設計也經常得獎,每棟的設計都不太相同,完全根據居民和社區氛圍的特性來設計,不少具有大量的綠地公園和公共空間,一些還設有圖書館、室內外泳池和桑拿浴室等,除了時髦前衛的設計之外,一些還改造自歷史悠久的百年老建築物。這些高素質的公共住房,解決了最基本的民生問題,還提升了生活品質,維也納會被當地居民所喜愛,被評為最宜居的城市也不足為奇。

(文/ 圖:葉孝忠)

 

 

【自遊自在】包容成就了维也纳

: 2019-12-29 11:12:34

城市要让人记得,除了打造旅游景点、雄伟地标之外,其实也应该好好考虑设计这些毫不起眼的城市家具,这样更能为越来越千篇一律的城市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有趣吧。”把脚车停在红灯前的奧地利维也纳人语带自豪的说,他看我正在用手机拍摄红绿灯,没等我好好回答,绿灯一亮,他就骑着脚车,风一般的离开。天气真好,正值绿意盎然的炎夏,人们的装束越来越轻便,心情也变得轻盈起来。

这组有趣的交通灯突破了传统红绿灯的设计,有男男、女女、骑行者和行人的各种组合,城市的创意、自信、多元和包容就不费吹灰之力的展现出来,正如维也纳最具有代表性的现代画家克林姆特金碧辉煌的《吻》,在旅人心头留下了深深唇印。这另类的红绿灯原本只是一个临时的创意,在欧洲歌唱大赛举行前设立,就是为了提倡现代社会越来越缺乏的多元,推出后大受市民欢迎游客赞叹,市政府也就决定保留下来,现在还成了维也纳最独特的标识之一。

城市要让人记得,除了打造旅游景点、雄伟地标之外,其实也应该好好考虑设计这些毫不起眼的城市家具,这样更能为越来越千篇一律的城市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在云集了不少前卫建筑的维也纳经济管理大学里闲逛,这里集中了各个名家设计的建筑物,造型和样式都不同,简直就是完美的网红打卡点。著名已故女建筑师扎哈哈迪设计了大学的图书馆,流线型的大楼是一众建筑中的亮点,走进图书馆宛若走入太空舱里,但仔细一看,在梯级的扶手处及多个地方,也同时设计了盲文,从不忽略弱势群体,甚至没有明显的你我之分,正是这种包容,成就了现在的维也纳。

你的恶评我的创意

这几年,和维也纳有关的大部分都是好新闻,不止好,而且还很有趣,在城市行销方面也屡建奇功。维也纳旅游局频频以独具创意的行销手法来推广维也纳,令人眼前一亮且印象深刻,如果没有足够的自信和创意,估计也不敢不按牌理出牌。

最近推出了一项营销活动“维也纳不打分”(Unrating Vienna),刻意选择了网上公众对当地经典旅游景点、博物馆及咖啡馆所作出的恶评,大大方方的制作成户外广告,甚至投影在旅游景点的建筑物上,收藏了不少著名维也纳现代画家代表作的立奥波德博物馆(Leopold)的外墙上,投上的网上一星恶评包括:作品都很恶心;大部分都是裸体等网友们过份主观的评论。在网络行销大行其道,甚至以佳评和点赞来决定一个地方生死的时代,维也纳旅游局敢敢标榜和突出旅行者对当地景点的恶评,目的就是要抛出一个问题:谁来决定你喜欢什么?也希望旅行者能暂时离开手机里的虚拟世界,好好感受维也纳。

 

(文/ 圖:葉孝忠)

【自遊自在】素顏包豪斯 百年不過時

: 2019-12-22 09:12:57

我們都遲到了,眼前的特拉維夫早不再白得一塵不染,甚至有點斑駁和泛黃。特拉維夫在百年前建城時,建築師因地制宜,為建築的外牆選擇了散熱效果佳的白色,緩解了炎熱氣候所帶來的不適。但現在隨著科技的發達,有更多更好的方法來解決氣候問題,房子才刷上了不同顏色。或許當人們過度迷信和依賴科技的時候,墮落也就同時開始了吧。

上世紀廿年代和卅年代,包豪斯(Bauhaus)建築在德國受到關注,魏瑪、德紹和柏林是包豪斯建築藝術流派的中心,1933年希特勒上台之後,越來越多猶太人遷往以色列,將包豪斯建築風格帶到新興城市特拉維夫,這批由德國逃亡到以色列的猶太建築師,不少畢業自德紹包豪斯建築學院,來到白紙一樣的特拉維夫,把廣袤沙丘當成試驗地。為了安置大量因為歐洲動盪而來到以色列的移民,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建造大批房子,因此包豪斯這種在當時顯得寒酸,以功能取勝的設計,在物資匱乏的時代,簡直就是最佳的方案。

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細細長長的窗口能隔絕這裡太過霸道的陽光,陽台和挑空的底層則優化空氣的流動,驅散悶熱,簡約的線條和造型才能杜絕建築材料的浪費,一切為功能服務,把美深深隱藏在這些看起來頗為單調,卻十分實用的設計上。為了節省建造經費,這些素顏的樓房幾乎沒有多餘的裝飾,但現在那些流線條的陽台、空間對稱的建築,看起來是那麼的經典。

從1933年至1948年,歐洲移民根據功能重於形式的包豪斯建築原則,總共建造了4000棟住宅,形狀和样式都不盡相同,因此2003年,聯合國將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不少建築也已經受到保護,並改造成精品酒店及餐廳等。位於市中心的羅斯柴爾德大道,集中了特拉維夫最漂亮的包豪斯建築,而當地人對這些建築也喜愛有加,義務導遊甚至每天舉辦免費的導覽團,帶遊客欣賞包豪斯建築及建築背後的故事。

漫步在特拉維夫的街頭,欣賞著這些由歷史的巧合或意外所收穫的建築,是特拉維夫成全了包豪斯?還是包豪斯成就了特拉維夫?歷史是有趣的,完全不搭界的人事物,在對的時間和地點相遇,也就成全了對方。

(文/ 圖:葉孝忠)

 

 

【自遊自在】在慢活大道歇歇脚

: 2019-12-15 10:12:54

以色列特拉维夫这一条街,其实就是一个目的地,但人们来这里的目的地性不强,可能也只是为自己偷半日闲,但对忙忙忙的城市人而言,不就需要这样的一条能让自己偶尔偷懒的街。

偶尔会想想,有哪一条街道能代表我生活的城市。乌节路应该是想当然耳但却又不愿意承认的选择,那不就是一条挤满了购物商场的大道而已。

街道是城市的血脉,一条有趣的路,肯定能让外人对城市产生难以磨灭的美好印象。特拉维夫是一座年轻的城市,不算特别抢眼,现在当我想起这座以色列最时髦的城市,我就想起罗斯柴尔德大道(Rothschild Boulevard)。在特拉维夫旅行时,就住在这条路附近,去雅法古城,或热闹的沙滩,都需要经过这条路。原本只是经过,但往往会因为遇见有趣的事物,又驻足在这条路上,流连一会。

约两公里长的罗斯柴尔德大道是特拉维夫最早设计的一条道路,在当地也名气响亮,不少沿街的老房子也同时见证了以色列建国的历史事件,1948年,以色列独立宣言就在大道上的独立厅签署。

衰败后重获新生

其中一段集中了市里最昂贵的银行大楼,因此也算是城市的金融中心所在地,但这条路从来不显得过分喧闹。大道上也有不少认认真真卖好咖啡的小亭子,随意摆设的座位,经常客满。大道上也有不少表演大厅,这里也是特拉维夫的文艺中心,周围的巷弄里也聚集了不少特拉维夫最受欢迎的餐厅和咖啡馆,一条街身兼各种身份,吸引各路人马,才成了特拉维夫最经典的街区。

然而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罗斯柴尔德大道逐渐衰败残破不堪,但在2005年又经过大刀阔斧的规划,历史建筑获得修复,居民开始回流,也注入了更新的文化力量,而其中最大的改变就是让人民成为大道的使用者。

可供偷懒的街道

虽然名为大道,但其实供汽车行驶的空间极为狭窄,却为骑行者和行人保留了大部分的空间,路中央宛若一条长形的公园,种满了热热闹闹的凤凰木。特拉维夫的共享单车和共享踏板车计划十分成功,大道上也设计了供骑士们使用的车道,大家若能遵守好这些规则,也就会相安无事。

公园内设有无数的凳子和沙发,游人逛累了可以歇息,躺下看看天空看看书,公园边上就是流动的图书馆,同时也设计了不少带有遮棚的开放式空间,配上插座,为户外办公提供了条件,整天窝在办公室里怎么可能会有突发的灵感。特拉维夫以创业公司闻名,而创业人往往在活络的大街上寻找灵感。

这一条街,其实就是一个目的地,但人们来这里的目的地性不强,可能也只是为自己偷半日闲,但对忙忙忙的城市人而言,不就需要这样的一条能让自己偶尔偷懒的街。

 

(文/ 圖:葉孝忠)

【自遊自在】慢悠悠……小島故事多

: 2019-12-08 10:12:43

我喜歡有水的地方,可能是因為我喜歡流動這種狀態,眼前的水不是上一秒更不是下一秒的水,一直在變,也似乎一直不變。因為有水,所以有船,我也發現,如果能使用船作為公共交通工具,比如曼谷比如香港,城市就算再分秒必爭,就能有水慢悠悠的節奏。我們經常遭遇堵車,但似乎未曾有過堵船,船在水上,速度未必比車快,但那是很令人愜意的速度,足夠慢慢看風景,還能吹風。

來到新加坡東南面民丹島的首府丹絨檳榔,這是座由水上冒起的小城市,最好玩的地方,就是能搭當地的水上巴士前往不同的地方。我們和一群當地人擠上了摩多船,15分鐘的輕搖慢晃後就抵達了6公里外的彭揚格特島(Pulau Penyenget),華人俗稱為蜂島,據說很多年前曾經有倒霉的旅行者,在島上被蜂蜇傷,故此得名。

水上屋斑斕如彩帶

馬來村莊依水而建,櫛比鱗次的水上屋大多刷上了鮮豔的黃色,為小島鑲上一條斑斕的彩帶,據說不少島民還有皇族血統。上了碼頭,沿著碼頭的小餐廳飄來陣陣燒烤的香味,當地婦女售賣著現做現烤現賣的烏打,因為遊客不多,風景平平靜靜的,如眼前的水。

這長約兩公里的小島有過顯赫輝煌的過去,曾經是柔佛廖內王朝的都城所在地,管轄的版圖還包括新加坡。 1911年,當地王室遭到荷蘭人的襲擊,最後一任蘇丹還舉家逃亡到新加坡,後來在新加坡駕崩,據說還葬在新加坡。我們熟悉的那位出門打獵的巨港王子,也是通過民丹島發現淡馬錫的。這些小故事,讓我對這座毫不起眼的小島感到親切起來。

曾是文化宗教重鎮

現在小島上保留了不少宮殿廢墟、清真寺及墓地等,據說還曾經打算申遺,所以島上的路修得不錯,還有清楚的標識。我們包了一輛裝飾得古色古香的機動三輪車探索小島,其中最漂亮的建築物無疑是帶有童話色彩,以尖塔和圓頂構成的廖內蘇丹清真寺。小島民風保守,參觀清真寺和遺址時,訪客得注意著裝,手臂和雙腿都必須遮掩好。

我們對島上的歷史並不熟悉,經過一處陵墓時,司機停下車用印尼語激動的介紹了一番,估計是什麼大人物,後來翻查資料,才發現原來葬於此處的是當地著名詩人和學者拉賈哈吉,他也是第一本馬來語語法書的作者,提醒人們現在這睡眼迷濛的小島曾經是文化和宗教的重鎮,而隔鄰的皇宮廢墟則以無聲的坍塌告訴我們,一切如水,終將不捨晝夜的逝去。

(文/ 圖:葉孝忠)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