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


【好野人在烏布】还有什么更幸福的选项吗?

: 2020-05-31 09:05:12

兩个月前,我的皮肤状态让见到的人都忍不住停下脚步,聊两句提点儿意见想办法让我“早日康复”,其中我觉得“绝对有帮助”的是丽丽亲手制作的有机酵素皂、美人J提供的蓖麻油(Castor Oil)、阿源自家提炼的鸡蛋花纯露,以及阿诺在路边为我做的3分钟能量疗愈。其中,绝对“乌布体验”的,当然非阿诺的能量疗愈莫属。那天傍晚饭后,皮肤痕痒难耐的我在住家附近散步时,身后传来“哔哔”声,我停下脚步转头一看,啊!是稳坐在摩多上的阿诺,只见他宛如骑着高大骏马的骑士般呼啸而来,他一眼就注意到我那稀巴烂的脖子,于是跨下他的“骏马”,示意我随他到路旁的空地上,免得矗在路边增添来往车子的困扰,然后举起他厚实的右手隔空为我进行了3分钟的能量疗愈,再呼啸而去。神奇的是:我的皮肤隔天就迅速地好转起来了。

啊!我真庆幸自己住在乌布,总是时不时地就能享受突如其来的礼物,没错,我指的是河边偶尔出现的白呼呼裸体(嗯,通常是白的)及街边随机进行的能量疗愈。和皮肤病、牙痛这些恼人的症状掰掰后,我立意“要好好过日子”,把之前无缘享受的乐趣多少补点儿回来。好日子当然得从好吃的开始,而疫情期间,最美味方便经济的选项绝对是安妮的爪哇烤饭,我问安妮“能不能帮我准备素烤饭?”有求必应的安妮不但特地为我送来(好吃爆点)素烤饭,还带来了她烘烤的(好吃爆点)花生饼、椰丝饼与鸡丝角,妈呀……住在乌布的我,真是幸福幸福幸福呀!

她真美!有梦、有行动力

好吃爆点午餐后,我问谭谭“还有什么更幸福的选项吗?”谭谭提议“好吃饼干若能配JJ的中国茶,就更幸福了。”只要骑上摩多出发,就能让生活更加幸福?那当然是心动不如马上行动!我把疫情期间,成天无事,只能沉沦在网上游戏的哥俩也压上摩多车,在JJ家看到哥俩暂时放下万人迷的iPad,在地板上、泳池里跟“活生生的小人”互动,让我这做妈的几乎“感动到流目屎”,而更让我动容的是:JJ继为偏乡因疫情而生活陷入困境的当地人筹集资金与物资,并亲自完成分配与发放的工作后,即将展开的新计划……

“我需要为自己创造经济收入,也想为当地的女性制造更多的工作机会,我要开设一家以当地女性为主要员工的餐厅,推出以素食为主的中式包点、饺子……我已经找到开餐厅的地点了……也和投资人达成初步协议了……我会把餐厅净收入的百分之二捐赠给大地母亲温柔生育中心(Bumi Sehat)……我很有信心,这事一定能成……”看着边泡茶边述说自己梦想的JJ,我觉得她真美!有梦、有行动力、能将理想一步一脚印地落实到人间的女子,绝美!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好野人在烏布】母親節禮物

: 2020-05-24 09:05:57

今年的母親節收到好多禮物哇!禮物們其實提早兩天收到,第一份是我送給自己的母親節禮物——崩成兩半的臼齒。這已經是我這兩年來第三顆崩成兩半的臼齒了!一個月前,好野弟見我被右邊的臼齒搞得痛不欲生時,曾溫馨提醒道:“媽媽,我覺得你真的應該去看牙醫……”可是我除了怕輸、怕死、怕政府,還很怕牙醫,因此不斷自我催眠“牙齒明天一定會自己好起來的”,這個明天拖了六個星期也沒出現,沒辦法,只好認命,疫情期間,找牙醫還真不容易呀!我親自登門造訪可卻吃閉門羹、撥打了無數(沒人接聽的)電話、發了許多(等好久才收到回覆的)簡訊,用了足足三天發動“不見我,就死給你看”的不要臉攻勢,才躺在牙醫診所的長椅上,讓牙醫確定“是的!你又一顆臼齒崩成兩半了!”

我得好好跟我的臼齒告別

當牙醫幫我施打麻醉針時,我全身緊繃、唉唉叫著讓眼淚大顆大顆往下掉,牙醫問:“很痛嗎?害怕嗎?再一會兒就沒感覺了!”靠!我心痛死了!我怕死了!我心裡真的非常害怕呀!牙齒繼續一顆接一顆地以這速度崩成兩半下去,我勢必很快就得加入我爸媽的“無牙一族”,我不要啦!我不要滿口無牙地癟著嘴啦!崩成兩半的牙齒被取出來後,我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憤怒與難過,於是我在騎摩多回家的途中轉向我最愛的坎普漢山脊道,我得到河邊靜一靜,我得好好地跟我的臼齒告別。

河邊,中午的炎陽讓麻醉藥還沒完全退,腦袋處在半昏沉狀態的我頭更昏、眼更花,我把隨身攜帶的紗籠取出來蓋頭、蓋臉、蓋身體以遮擋陽光,當我閉著眼睛聽淙淙流水時,忽然遠處傳來人聲,我原本不在意,可後來稀稀索索的聲音越靠越近,我忍不住從紗籠中探出頭來,哇靠!我竟然看到一條陰莖從我面前走過!我強裝鎮定地表現出一副“啊……這在烏布很稀鬆平常,沒啥新奇!”可心裡明明是被嚇了很大一跳地馬上收回視線,把頭藏進紗籠中,就在我深呼吸了幾次,回過神再次從紗籠中探出頭時,那個從我面前走過的陰莖已經離開現場了,但不遠處還有“氣質很大地兒女”的一男一女赤裸著戲水、曬太陽……我把這一幕,當作今年母親節的第二份禮物!

這不是一隻普通的雞!

既然已經在坎普漢山脊道入口處了,只到河邊靜一靜,不上山走一走,似乎有點兒“浪費”,於是我就往山上走去了,當時是太陽高掛,能把人活生生曬成炭的下午1點,我獨自在山脊道上走呀走,忽然眼前有隻雞從我面前悠閒而高雅地走過,這,可不是一隻普通的雞,它是一隻土耳其藍配艷紅與明黃色的雞,頭冠、身型、走姿、氣場,再再顯示:它,不是!一隻普通的雞!而且它稍縱即逝,根本不讓我有機會拿出手機把它讓人讚嘆的絢麗身影留下“有圖為證”,我只能看著它如王者般地踱步而去,消失在草叢中,就在我低頭悵然若失時,咦!地上竟然有兩根箭豬留下的紀念品……我把它們撿起,當作今年母親節的第三份禮物……

第四份禮物在家等著我,我才一進家門,好野弟就執到寶般地朝我大喊“媽媽,好無聊哦……陪我玩吧!玩什麼呢?你什麼都不會!我們來玩四子棋好了!可是,你那麼爛,這樣吧,我蒙著眼睛陪你玩好了……”出乎意料的,我兒子蒙著眼也能迅速把我打敗……我把兒子展現出來的(對我來說簡直就是)超能力,當作今年母親節的第四份禮物……

今年,真是收穫滿滿的母親節啊!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好野人在烏布】咖啡時間很重要

: 2020-05-17 10:05:34

“为了证明我真的又活过来了,我得骑摩多出门去买菜!”

乌布街上车辆出奇地少,让我还很虚弱的身体得以毫无压力地“慢慢骑”……

从宁静日后,为了分散乌布早市的人群,咱们村子新增了两个临时摊位贩售日用食材,除了新鲜蔬菜水果、米糖油盐、鸡鱼猪虾(肉)等应有尽有。疫情前,咱家的主要食材除了小部分来自乌布市场,大部分都购自星期二与星期六的农夫市场;疫情期间,星期二的农夫市场继续,但要求每人不得停留超过15分钟;而星期六的农夫市场则暂停。对我来说,其实“买菜事小”,藉着每周二、六买菜之名,让我和几个女子趁机每周一聚,聊些“没有营养、但非常滋养”的八卦,才是生活重点。这让我想起很久以前听到的一则传闻:据说还没发明洗衣机前,一般妇女都会在清晨到河边聚集洗衣服顺便聊八卦,因此当时的妇女“在心理上都比较健康”,后来发明了洗衣机,家家户户添置了洗衣机后,妇女们“趁机聚集聊八卦”的机会大大减少,这无形中助长了许多妇女“心里不爽快”的几率。我确定让咱家“一团和乐”的最主要关键点儿绝对是让我心情愉快;我确认让我保持心情愉快最简单有效的方法绝对是让我能定时“和姐妹们聊八卦”。

宇宙听到了我的疑惑

原本想说为了自己的心理健康与家庭的一团和乐,既能“保持社交安全距离”又能“和姐妹们聚首闲聊”的有效方法当然就是转战网上社交平台,无奈我对隔着荧幕讲话实在是兴趣缺缺,怎么办呢?万能的宇宙大概是听到了我的疑惑,为了让我不被“聊八卦”这种小事所困扰,于是让我把注意力用在更加“考耐力”的事上:让我“皮肤红肿痕痒龟裂发炎”,外加“牙龈神经痛引发偏头痛”的老毛病在宁静日后隔天大爆发。嗯,身体的极度不舒服的确让我精疲力竭,只能像坐月子般地窝在房中瘫在床上“休养生息”,想个啥办法找姐妹聊八卦?这种重要的事绝对必须要暂且搁下。

去哪里喝咖啡

是个大问题!

我与身体“好好相处”的那段时间感觉上真是地老天荒,当我终于感到自己“慢慢活过来”时,已经一个月过去了,那是个星期二早上,我对自己说“为了证明我真的又活过来了,我得骑摩多出门去买菜!”乌布街上车辆出奇地少,让我还很虚弱的身体得以毫无压力地“慢慢骑”,在“久未谋面”的农夫市场迅速采买时,忽然肩头被人一拍,我转头一看,哇!是美人J,和她新领养的狗——牛逼。

你知道的:现在疫情已经“不那么紧张”了、我身体已经大好了、我好久没和人说闲话了……买完了菜,我和美人J与她的狗,决定“去喝杯咖啡吧”!去哪里喝咖啡?这可是个大问题!现在乌布的商店餐厅大都处于休业状态,许久没出门“喝咖啡”的我们,绕了几家常去的餐厅都吃闭门羹,最后美人J想起安东街的超市有家咖啡店照常营业,啊!咖啡时间,久违的“和姐妹淘(面对面)聊八卦”的时间……活着,真的很好!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好野人在烏布】日日是好日

: 2020-05-10 10:05:24

我的澳洲鄰居在3月初回國探親,原本打算在澳洲停留6個星期的她發簡訊通知“我的飛機航班取消了,沒辦法如期在4月底回峇厘島,能不能請你幫我處理一些房子的事……我真希望能早點兒回峇厘島,希望澳洲政府能盡快取消禁止國人出國的禁令……”俗話說“遠親不如近鄰”,鄰居有事相求,我理當義不容辭地“鼎力相助”,在答應她的同時,我忍不住報給她印尼政府當天剛出爐的最新消息:“親愛的,印尼政府今天剛剛頒布:即日起(4月24日)至6月1日,禁止所有商務航班出入哦……”我的意思是:就算你們家政府同意你搭飛機出國,峇厘島也沒辦法張開雙臂迎接你啦!

這下可好,我們家原本也打算5月底回新加坡“辦點兒正事”,看來,我最好是“按兵不動”,免得“昨天睡前剩14天,今天睡醒還有41天(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語錄)”,啥長期、短期計劃都給它擱一邊,只要時時刻刻顧好眼下的每一天就是了。

隨時出門去散步

其實,在峇厘島烏布的日子很好過,一般上,大家都主動遵守“社交安全距離”,出門一定戴口罩、盡量不“親自碰面”,但我所居住的社區,硬性管制相較之下,真的“不嚴”。我不但能夠隨時出門採買生活必需品,還能到坎普漢山脊道散步,孩子們也能在傍晚時分到附近(已收割)的稻田裡放風箏、打羽毛球,那天,我還載著(已經一個月沒出“遠”門的)哥倆到“場地無敵寬闊,人口密度絕對稀疏”的De Ubud Villa拜訪卡蘿大姐,以便讓哥倆“教哥們(卡蘿大姐的兒子)做網上功課(彩虹學校目前採取遠距離網上學習)”,順便吃個“韓國烤肉與超級肥美處女蟳”……

在我大啃超級肥美處女鱘時,收到來自新加坡的一則簡訊,我把它遞到卡蘿大姐眼皮底下,讓她欣賞:

窗外青山樓外樓,睡得頭昏眼淚流;

不求五月能出國,但求六月能下樓;

今朝有酒今朝醉,吃飽喝足又去睡;

橫睡直睡仰臥睡,一直睡到疫情退;

如果疫情還沒退,只能七月接著睡。

最近好奇怪……

卡蘿大姐看後,問:“如果我們把眼下在過的生活發到臉書或朋友圈中,然後標題'疫情期間,我們在烏布的日子',會不會招人嫉恨?”嗯,我做人低調,沒這個膽挑戰大眾已緊繃的神經…….

我問卡蘿大姐:“你有沒有發現最近好奇怪,身體(與情緒)頻頻發生狀況的大有人在,我是皮膚過敏3星期外加偏頭痛5天、你是嚴重耳鳴外加左手臂肌肉緊張、我身邊還有好多無緣無故跌倒撞牆受傷的、成天陷入昏睡狀態的、全家得登革熱的、被伴侶背叛的……現在是什麼狀況呀?”卡蘿大姐聳聳肩,從桌上拿了顆山竹說:“管它什麼狀況,把眼下的日子過好就是了,吃吧!吃吧!繼續吃吧……”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好野人在烏布】因疫得福

: 2020-05-03 10:05:53

寧靜日後,進出村子的3個入口都設置了附有洗手台的“檢查站”,每時每刻都有手上拿著酒精噴霧瓶的執勤人員站崗,沒戴口罩的人統統不許出入、進入村子前也必得下車洗手,沒有例外與通融。好久沒出門的我,這天傍晚因為必須補買口罩而騎摩多到750米處的超市,剛停好摩多就看到門口的警衛把兩男兩女攔下,看起來應該是要他們戴上口罩後才准進入超市購物,可4人當中只有一個穿著肉色薄紗長裙的女子手上有口罩(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薄紗裙內只穿了黑色丁字褲),並由她代表跟警衛“商量對策”,我想像警衛面對眼前身披肉色薄紗黑色丁字褲的女子,與她身後相比之下非常模糊、沒空辨識的同伴時,眼神該往哪兒放呢?會不會動念乾脆直接把口罩當眼罩?

啊!好久沒在烏布遇到如此穿著打扮的女子了,自從寧靜日後,烏布一天比一天地“寧靜”起來。本著沒事不要隨便亂出門的原則(大街小巷的許多商店都拉上鐵門休業中,連家裡的清潔阿姨也在寧靜日後就自動休假不再上門打掃),我們乖乖地呆在家裡混日子,每當想到我目前人在烏布,就忍不住感恩自己前輩子燒的好香,在這裡,咱家房子大、院子寬,一家四口加上房客譚譚5人,竟然還能各有各的空間,一個月下來也能“偶爾吵鬧聲相聞,除了一起吃飯,可以長時間不碰面”地家庭氣氛一團和樂安寧。

我被工地的“光速進展”折服

這個經驗非常珍貴,讓我在設計新住處時,把重點放在“各自的私人空間要足夠,但不能太大,不然打掃起來會要人命”上。應該是託了“疫情期間、百業停擺”的福,使得我那理應非常忙碌的建商魯迪先生能把精力與資源聚焦在我的建設工程上,每次到工地勘察,我都被工地的“光速進展”所折服,我對魯迪先生承認“我現在願意相信你說的'三個月一切搞定'了!”

在工地邊走邊討論“你對XXX的要求是啥?”時,峇厘島的疫情當然也是談話重點之一,魯迪先生指著那6名在烈日下“切泥土就像切蛋糕”般手起刀落的建築工人說:“我們峇峇島每年的遊客有600萬,中國遊客就佔了至少四分之一,但目前確診人數只有100名左右,當地人中沒有人死於此症(喪命的是2名“外來客”),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每天都在烈日下流汗工作、每日三餐食用大量的辛香料,讓病毒不容易存活……(另一個說法是:因為長年持續不斷地頻繁接觸各類病毒,因此免疫系統早已熟悉並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這爪哇烤雞肉飯真的很贊

當魯迪先生與我分享一名鄰居因為疫情關係,必須工資減半,前來詢問能不能到建設工地打雜賺點兒外快補貼家用時,讓我想到卡蘿大姐那“廚藝精湛”的員工安妮,最近也開始提供美味的外送餐食服務,安妮做的爪哇烤雞肉飯(Nasi Bakar Bungkus)真的很贊,鹹淡辣嘟嘟好,一口接一口地讓人無法停下來……這,好像也是托“疫情期間、百業停擺”的福,讓我有機會享受“只要想吃安妮的好手藝,隨時下訂都可以”的福利。我得再深挖看看,說不定能舉出100條因疫情而得福的案例聊慰人心。

活著,還是很好的!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好野人在烏布】这是永恒(吗?)

: 2020-04-26 10:04:36

宁静日前一天的“魔怪游行日”(Pengrupukan)才真正让他们感受到这次疫情的威胁性,据说当天晚上一些特定的宗教领袖听到Puri Klungkung的圣鼓自动响起,这征兆预示着对人类与自然的危机…

自3月底的宁静日开始,虽然当地政府没有颁布强制性的居家隔离措施,但我所认识的人都非常自觉地开始自我居家隔离,就像网上最近广泛流传的那首印刷于1919年的诗《This is Timeless……》《这是永恒》所描述的:“人们开始留守家中,读书、休息、运动、创作与游戏;人们开始学习新的存在方式、从忙碌的作息暂停并开始聆听自己内在深处的声音,有些人静心冥想、有些人祈祷、有些人正视自己的阴暗面、有些人开始从不同的角度思考、有些人开始疗愈。当人们惯性的无知、危险、无意义、没心没肺的生活方式从地球缺席时,地球也开始疗愈自己;而当危机过去,人们已找到自己之所是,他们在为逝者伤心的同时,也为自己作出新的生命选择,开始梦想新的愿景、开创新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自我疗愈,也彻底地疗愈了地球” 。

全球家暴案激增

在我乌布的朋友圈中,的确有那么一群“在没有收入的情形下,口袋闲钱仍足以支持基本生活至少一年或以上”的人,趁着这段生活节奏被迫慢下来的期间,从事自己一直以来想进行却没时间完成的活动,有断食21天的、有找个安静的海边拒绝上网、除了吃饭都在静心冥想的,这段她们“倍感珍惜”的安静日子,却是另一群靠旅游业养家活口的人之梦魇(许多当地人都是“月光族”,没有存款)。这次的疫情对整个峇厘岛的旅游业冲击非常大,尤其是峇厘岛偏远地区的旅游相关从业人员,他们从今年一月开始,可说是完全没有收入来源。

没钱凡事难,心情紧张、不安、恶劣时,又得在同一空间“朝夕相处”更更难。我问两个月前再次流浪到我们家的谭谭:“接下来的十个月左右,应该会有另一波婴儿潮吧?”谭谭答道:“你知道吗?全世界的家暴案都有激增的现象,而且大部分都是透过简讯(因为不敢明目张胆地当着对方的面打电话报案)发出求救讯息……”啊!这完全印证了JJ前保姆的情况,她就是被爱赌博的丈夫家暴后赶出家门,目前投靠JJ,前路茫茫……

闻圣鼓自动响起

面对生命的沉重,我和谭谭沉默了好一会儿,我话题一转,问道:“你最近散步时,有没有注意到家家户户大门两侧都挂着一串奇怪的东西?报给你一个小道消息:对大部分的峇厘岛兴都教徒来说,宁静日前一天的“魔怪游行日”(Pengrupukan)才真正让他们感受到这次疫情的威胁性,据说当天晚上一些特定的宗教领袖听到Puri Klungkung的圣鼓自动响起,这征兆预示着对人类与自然的危机(这自发的鼓声曾在1963年阿贡火山爆发与2002年峇厘岛爆炸案时响起)。为此,宗教领袖们马上指示每家每户都得在大门两侧设置护身符(用红、黑、白三色线捆绑香兰叶、蒜、红葱头与辣椒),并画上“Tapak Dara”(峇厘岛传统驱魔除怪符号)……”听了我的“小道消息”,谭谭表示没注意,既然如此,为了验证我所言不虚,那我们就出门走走逛逛吧!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好野人在烏布】蓋房子

: 2020-04-19 10:04:59

从开始动念转向到开始破土动工盖房子,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在凡事慢慢来的峇厘岛,这简直太梦幻了呀!

事情得从2020年2月5日那个早上说起,山脊道散步后,我到河边安静地喝着咖啡,忽然,我感受到内在一阵悸动,于是,我知道“出门走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大约一年的那个“Very Chinese”的自己回来了;我知道自己“重出江湖”的时间到了。我立刻动身回家泡个花澡迎接那个“非常华人”的自己。接着,我把一年前因无心面对血肉模糊的公司文件,统统归档整理。(3年前,我在峇厘岛用3天开设了家地产公司,经历3年还没拿齐所有证照,今年1月初以“长痛不如短痛”为由,在只差最后两个步骤(但不知道要拖多久&花多少钱)就能拿到所有合法证照的情形下,决定花(最后)一笔钱,再次用3天“合法地”关闭公司。)

做“大事”前先“问个神”

“非常华人”的我用神速把“一本烂帐”仔细算了一下,思考:还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吗?并把思绪所及该做、能做的事都列成表,再主动展开行动,最后找到了一个用更简单方便、更轻松自在的方法做原本想做的事——合法地在乌布盖自己的小屋。

“非常华人”的我做毫无经验的“大事”前,理应“问个神”。帮我“易经卜卦”的是新认识的台湾朋友清子,在她一番 “神算”下的结论是“事已至此,不会再变动。只要明确预算和目标,并温柔坚定地与建商沟通就行啦!”不会再变动吗?即使新冠状病毒把全世界闹得沸沸扬扬也OK没问题吗?我愿意相信“一切都会OK没问题”,根据清子的建议,我很快地就理出“建设预算”,至于“建设目标”我则用了不少时间(3天)把目标范围缩小到:自住为主(租房赚水电费为辅)+“采光、通风、舒服、简洁”为主(其他乱七八糟“梦中小屋”幻想为辅)。

这简直太梦幻了呀!

根据峇厘岛传统习俗,建房子前得找个好日子准备许多祭祀用品和请祭师到土地上祝祷祈福,我和建商原本说好要在宁静日后两天的3月27日举行这非常重要的仪式,但宁静日前一天,县政府因应疫情颁布宁静日当天与隔天都“不准出门上街”的条款和“接下来的日子,有事没事都不要随便聚会”的呼请,我非常愿意遵守疫情期间“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就在我以为“破土动工仪式”将无限期延后时,当天早上十点许竟然意外地接到建商发来的视频、照片与简讯:“因应安全社交距离规定,我们只能凡事从简,今天早上,地主一家人已经完成了土地祝祷祈福仪式,今天下午,我们就可以整理土地开始建设工程,预计从现在起,大约6个月的时间,能完成任务。”

哇塞,真的OK没问题!从开始动念转向(中间过程族繁不及备载,从略)到开始破土动工盖房子,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在凡事慢慢来的峇厘岛,这简直太梦幻了呀!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好野人在烏布】非常寧靜日

: 2020-04-12 11:04:23

3月的峇厘島理應是熱鬧蹌蹌滾的月份,除了魔怪遊行(3月24日)、寧靜日(Nyepi,3月25日),還有為期七天的瑜伽節(原定3月29至4月5日),但自從1月底新冠狀病毒從武漢開始陸續蔓延開來後,峇厘島的遊客明顯減少,在星期六披薩很好農夫市場的“婦女會”上,好久沒出現的凱麗分享: “我們今年決定老老實實呆在烏布,所有的家庭出遊計劃都取消了,這波全球性的疫情比去年阿貢火山噴發時期的打擊更加嚴重,我們所經營的精品飯店業務已經下滑過半,收入遠遠不夠支付每月支出,我們今年得省著點兒用……”類似的談話內容在彩虹學校家長間此起彼落(因為大部分都從事旅遊相關行業),這時候的我忍不住暗自慶幸“我只需要照顧好一家四口的肚皮,我真是太幸運了……”

已經進入3月的烏布,除了部分摩多騎士,為了“衛生理由”而戴口罩(及保持安全距離)的人很少很少,為了“以應不時之需”而“囤糧”的人更是不多, 喬安娜知道後,從台灣發了一則又一則的“家中必備清單”簡訊,提醒我一定要早作準備,我聽話地每接到她的簡訊,就跨上我的摩多出門買米、買綠豆。卡蘿大姐對“家庭必備清單”提出不同的看法:“其實在烏布最不擔心的就是新鮮蔬菜水果,你要囤的應該是衛生紙、洗髮乳這些外國進口的日常用品吧?”無止盡地囤積讓我覺得挺大壓力的,於是我決定得為咱家訂立一個最適合自己狀況、最容易達標的採買清單“一家四口每天三餐豆芽炒飯可以吃一個月”就行了。 (至於衛生紙、洗髮乳,非常時期,只要“過水”就行!)

外面的天空好美……

進入3月,我不再參加密閉空間或人多的活動,主動“在家隔離”後不久,美人J發通知說烏布大部分的瑜伽館及各類課程都必須喊停,她將利用“Zoom ”平台開展她的五律禪舞,疫情期間,大家可以在同一時間上網對著鏡頭“互相遙望、各跳各的”。隨著彩虹學校將3月假期往前移(而且不知道這次的假期會放到啥時候),哥倆開始留在家裡“混日子”,因為峇厘島沒有強制規定“不准到處走動” ,因此爺仨在3月25日寧靜日前兩天還約了朋友去爬“巴杜爾旁邊的”山,而我也還能在每天中午太陽正烈,路上沒人的山脊道上來回走三遍。然後,我們進入了3月24日,原本的魔怪大遊行日,我是從卡蘿大姐那兒得知“今年的魔怪大遊行改到8月了,而且今年的寧靜日隔天也不准出門,封島兩天。”

峇厘島的興都教徒在寧靜日這天以靜默及自省慶祝新一年的到來,為接下來的每一天與自己帶來更多的生命理解與智慧。照例,寧靜日當天的峇厘島,廿四小時都不能上街出門,既沒有網絡,也不能開燈煮食。峇厘島的3月日短夜長,寧靜日這天還下了一整天的雨,傍晚六點半,空氣涼涼的、天已經全黑了,晚上,我早早上床躺著,忽然好野弟推門進到房中,輕輕地掀開蚊帳,在我耳邊柔聲說:“媽媽,快來看,外面的天空好美……”我起身跟著他走出房外,抬頭凝視讓人屏息的美麗星空,腦際響起“一閃一閃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活著,真好!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好野人在烏布】莲花水晶的生日趴

: 2020-04-05 10:04:09

当全身浸入满是泥巴的温泉出水口时,能感到热泉涌出时噗噜噗噜的小气泡在背部轻轻地按摩着,我们的整个下午就在天地间,泡完热汤泡冷汤;泡完冷汤泡热汤中度过。

蓮花水晶(Tunjung Crystal),就是顿君。一天她捎来短信问“疫情期间,你好不好哇?我和一些朋友计划在3月14日早上8点从乌布出发去Tamba Waras进行圣水净化仪式,然后再去泡温泉,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门玩?”Tamba Waras在峇厘岛的哪个方位,我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的,但有得玩,哪有不去的道理?去!当然去!(温馨提醒:在峇厘岛进行圣水净化仪式,上半身可穿一般T恤,但下半身必须包裹纱笼+系上腰带。)

当天早上7点45分,我独自骑着摩多抵达顿君家,一眼就看到在院子里喝咖啡,从事永续生活相关行业的Riri。热情的她戴着口罩,隔空与我大拥抱后说:“你也来参加顿君的生日呀?我买了个小蛋糕送她,蜡烛是去年点过一回,今年继续使用的,等傍晚玩回来后,我们再给她唱生日歌啊!”噢我的老天儿!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今天的圣泉洗礼与泡温泉活动, 是顿君“四十一枝花”生日趴的活动项目呀!

买瓶Kutus Kutus 体验神奇

我们一行九人两台车在八点半从乌布出发,往一个小时车程的目的地出发时,顿君分享道:“Tamba Waras圣泉寺具有非常纯净的疗愈能量,他的来源有个故事:很久以前,这个地方的国王得了一个怪病,找遍了各大名医与试过各种方法就是无法康复,有一次他无意中来到这个地方,发现了这里的泉水,在这里洗了澡后,他的病就神奇地康复了,所以国王就在这里盖了一座圣泉寺。”

这故事让我对即将“亲自体验”的圣泉洗礼充满了期待,大概是看到我眼睛里露出炯炯金光,让顿君补充道:“你知道产自峇厘岛的Kutus Kutus药油吗?你下次可以看看这产品的包装,上面也特别注明了Tamba Waras,因为这药油的创办人也是因为在这里洗了圣泉后,让顽疾痊愈,后来得到灵感,配制了这独家秘方的药油来利益众生。”我曾经在峇厘岛大街小巷看到这药油的广告横幅,听说它由69种天然草药配制而成,对身体疼痛、皮肤痕痒及情绪低落有很好的疗效。今天听到关于这药油的故事,让我忍不住立下决心:等会儿回到乌布的第一件事, 就是去买瓶Kutus Kutus油来体验一下它的神奇。

喝完想吐的人 尽情吐!

我们在圣泉寺门口与顿君的妈妈及家人会合后,进行了“全套”的圣泉洗礼祈福仪式,其中最让我难忘的经验与椰子有关。作为祭祀用途的是小型椰子,黄褐色的椰子是完成圣泉浴后,由祭师倒在沐浴者的双手中饮用;青绿色的小椰子是在完成“岸上”的祭师祈福后饮用,正当我好奇于为什么祭师一直不厌其烦地特别交代:“请各自拿着自己加了椰子油的小椰子,到寺庙外再喝!到寺庙外再喝!”时,顿君解释道:“这椰子水喝不完没关系,喝完想吐的人,请找个‘恰当’的地方尽情吐,别客气!”据说:吐完后,就可以跟身体里的乌烟瘴气说Bye-bye了!那,不管再怎么难喝,还是得忍着把它一饮而尽啊……

完成了早上的生日趴重头戏后,已经饥肠辘辘的我们找了个凉快的小亭子“野餐”,然后再到附近的Yeh Penas泡温泉,我们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找到了一个紧邻河水的温泉口,当全身浸入满是泥巴的温泉出水口时,能感到热泉涌出时噗噜噗噜的小气泡在背部轻轻地按摩着,我们的整个下午就在天地间,泡完热汤泡冷汤;泡完冷汤泡热汤中度过。

天啦!我住的是天堂,我过的是神仙般的日子。感恩,感恩,感恩……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好野人在烏布】做個傻子 找回自己的金子

: 2020-03-29 09:03:57

回頭說說我覺得你會對這首詩有如此大觸動的原因,可能是在你生命的這個點上,你已經(接)受夠了!你不想再繼續這樣的生命狀態了。你甚至快要被自己的這種生命狀態給逼瘋、給逼死了,在你發瘋或(撞牆而)死前,你努力尋求另外一種生命狀態的可能性,就在這當下,你遇到了這麼一首帶給你感觸的詩。

我們必須感謝生命中所有的困難。我們必須感謝生命中所有把我們逼瘋、逼死的人,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不是他們,我們不可能那麼迫切地想要回到自己,展現自己、活出自己。因為,回到自己、展現自己、活出自己的這一條路,困難重重!前途不明!你永遠不知道,下一步,你會踩到什麼屎!

在我們的生命中,快要把我們逼瘋、逼死的人事物,就像關係中的“施者”,愛中的“施者”;而我們則是那個“受者”。你可以想像:你是一顆氣球,這個施者使力把你壓到水里,他的“壓”與你的“反彈”成正比。他如果只是輕輕地壓你一下,你的反彈將是輕微的;他如果能夠把你逼瘋、逼死,而你又沒瘋、沒死,那麼你的反彈力將是巨大、強大的,就是這巨大、強大的反作用力讓你回到自己、持有自己的光、活出自己生命的藍圖。

把野馬收編成坐騎

你有看過《冰雪奇緣二》嗎?其中,有那麼一個場景:當Elsa為了尋找真相,掉到洶湧的海裡時,她遇到了一匹冰馬。這匹馬嘗試阻止她過海,並用蹄把她深深地壓到水中,後來,Elsa運用自己的魔法把這匹馬給化解,這匹被馴服的馬最後變成了她的坐騎。

所有要把你逼瘋、逼死,卻讓你沒瘋、沒死的人,都是那匹野馬,請你用自己的魔法、自己的力量,回到自己,展現自己。將他們這些野馬馴服。你將能夠把他們收編成自己的坐騎。你將能夠把所有生命中的障礙,變成你的踏腳石,讓你一路走向自己的寶座,自己為自己戴上皇冠。

塔羅牌的第一張牌叫“傻子”,這是一張非常有趣的牌。在所有的童話故事中,傻人總是有傻福。當我開始決定記起自己、找到自己,回到自己、展現自己的真實時,我給自己抽了一張“傻子”塔羅牌,預示了我“明知前途艱難,卻為了看不到、摸不著,隱約聽到的呼喚,而開步往前走”的傻瓜旅程。只有傻子才會選擇走一條少有人走的路;只有傻子才會鼓起勇氣,認真地流著眼淚,主動採取行動。

所以呢,我把這首詩獻給你,曉媛。我希望你也是個傻子、是個瘋子。這樣也許你就會傻人有傻福。得到命定中該屬於你的金子——你就是你自己的金子,你就是你皇冠上那最寶貴的寶石。

條條框框都是屁!

所以請感謝生命中的困難。請感謝生命中讓你覺得:如果我的生命沒有你,我的日子將會多好、多美、多奇妙的各種“美麗遇見”。你永遠無從知道:在關係中、在愛中,這個心是怎麼樣的被包裝起來。愛,可以有很多面向,可以是風和日麗、晴空萬里;也可以狂風暴雨、海嘯颶風,請相信:在關係中,不論“心”是如何被包裝、被呈現,裡面都是愛,滿滿的愛。

為了與前文呼應,我還得講講“一個屁”。蘇東坡有“八風吹不動,一屁過江來”的故事。我現在要為你把它改寫一下:所有加諸在我們身上的條條框框,就像那“八風吹不動”的枷鎖。可是呢,曉媛,我們可以做一個“滾屁練習”,你可以對著所有不再適合你的要求大喊:屁!都是屁!

我祝福你,把生命中所有“八風吹不動”的條條框框、枷鎖與鐐銬,用一個“屁”,就把他們吹到九霄雲外。

且讓“滾屁練習”走起。

愛你的

Ayu

寫於 峇厘島 烏布 坎普漢山脊道上的 一坨狗屎前

──我思故我在(完)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