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庭


WGW取消3演唱會 28人入禀仲裁庭索償

: 2019-11-21 16:11:10

(檳城21日訊)今日再有28人針對WGW Entertainment有限公司(WGW)在檳主辦的3場演唱會取消,入禀消費人仲裁庭要求索償。

28人多數是購買周華健《愛在雲端》演唱會票,當中小部份人購買《陶喆與信國王歌手》演唱會票,由於多數索償人因無法成功將索償表格遞交給WGW簽收,案件被逼展延,以便等待他們再次把索償表格遞送給對方。

當中一名索償者因索償表格獲對方簽收,另一人則發現有關公司“人去樓空”,拍下照片充作呈堂證據,獲庭主宣判索回全額購票費。

這2名索償者需將庭主發出的裁決信交給該公司後,後者需在14天內賠償,但2人都提出該公司已“人去樓空”,他們該如何做,庭主則要他們先依程序去進行,過後不能帶回仲裁庭討論及採取下一步行動。

部分索償者向WGW及演唱會官方線上售票平台Ticket2u(Cloudhax有限公司)兩方提出索償,一些單一向Cloudhax有限公司提出索償者,在建議下也將再次填寫索償表格,以把WGW列入當中,他們也表示之後將會報警。

可獲40至60%賠償

今日Cloudhax有限公司老闆謝忠勇及2名代表一起出庭,謝忠勇同樣表明願意賠償,但必須等候所有購票者通過仲裁庭索償,確定總人數及索償總額後,才能一次過將之前售票收到的款項,平均賠償給索償人。

他說,該公司在3場演唱會售出1850張票,收到35萬8000令吉,當中的13萬令吉將保留給WGW前董事索償,剩下的22萬8000令吉可賠償給購票者。

他指出,初步預算後,估計購票者可取得40至60%的賠償,他們同樣希望賠償可以早日進行。

由於其他州屬同樣有購買者提出索償,而在消費人仲裁庭的索償期限為3年,庭主因而把案件訂於明年1月再進行。

周華健愛在云端演唱會取消 購票者入稟仲裁庭索賠

: 2019-11-19 15:11:43

(北海19日訊)針對周華健《愛在云端》演唱會取消一事,逾20名購買演唱會入門票者,今早入稟威中區消費人仲裁庭索償,據初步了解,購票者或有望索回35至40%的門票价。

不過,截至今早11時,仲裁庭還沒有作出任何判決。有購票者受詢時說,有關案件還須審訊,預計明年1月才會有結果。

料明年1月有結果

上述人士是在演唱會腰斬,無法索回購票款項后,相繼通過個人方式入稟消費人仲裁庭,希望通過法律途徑索回購票錢。

據了解,遭起訴的一方,僅有Ticket2u的2名代表及律師出席,辯方代表向法庭陳情,收到的款項有部分已當作債務支出,目前只有能力作出35至40%的退款。

38歲林先生花了逾千令吉購買2張演唱會入門票,他希望仲裁庭能維護消費人權益,作出合理判決,而犯法者應該受到嚴懲。

“消費者獲賠多少還是其次,那些坑了錢的人應該被嚴懲,不能讓他逍遙法外。”

40歲陳先生說,買入門票演唱會卻取消,除了失望,也會生氣,所以一定索賠,即便不能全額退還,也應該退回80%。

無視仲裁庭判決拒賠償 女傭代理目無法紀

: 2018-01-04 09:01:01

(吉隆坡3日訊)醫生夫婦花費超過1萬令吉聘用家庭幫傭,詎料女傭工作7天就落跑,替代女傭卻是肺結核病患者。

雇主報警及向消費人仲裁庭投訴後獲判退款,但女傭代理中心無視裁決並拒絕賠償,令雇主束手無策下,轉向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求助。

除了上述來自雪蘭莪蒲種公主城的黃姓醫生,還有3名雇主,也在同一間女傭代理中心聘用女傭後,同樣面對類似女傭落跑問題,因此損失9000令吉至1萬6700令吉損失。

4人於今日在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拿督斯里張天賜安排下召開記者會,出席者包括馬來西亞女傭代理協會(PAPA)主席符策鏑。

黃姓醫生與妻子於2016年12月通過朋友介紹的女傭代理中心聘用一名印尼女傭,並分三次付款1萬6700令吉。女傭於2017年1月7日扺達,7天後卻在住家外的警衛亭處發現她要逃跑。

“我們將女傭退回給代理,他們再送來一人,但卻患有肺結核病。我們後來才發現這家公司已經被很多人投訴。我們報警備案,還向消費人仲裁庭投訴。”

疑一女傭提供給不同雇主

他說,消費人仲裁庭於2017年5月30日裁決該代理全數退款給他,他們於同年8月30日收到一張期票,兌現時卻被退回,等於沒有取回一分錢。

另兩名雇主,即符女士和潘先生分別花了1萬6200令吉及9000令吉向同一間代理公司聘用女傭,女傭工作數月後落跑,消費人仲裁庭裁決獲賠,同樣卻沒有下文。

除了有關代理無視消費人仲裁庭裁決的問題,張天賜也懷疑代理重複提供同一女傭給不同雇主。他認為,這種行為形同欺騙。

另外,符策鏑提醒,有意聘用外籍女傭的雇主,首先要通過合法的代理,從外國引進女傭,而不是聘請現有的女傭。

“已經在國內的女傭,一般都是使用旅遊證件入境,她們沒有受過培訓,根本不了解女傭工作。所以,當工作遇到困難時就想到逃跑。”

他說,正常的聘用外籍女傭程序是通過兩國合法代理,當雇主選定女傭後,女傭會在來源國受訓後,才以工作准證入境合法工作。

針對以上投訴案件,符策鏑表示,涉案代理是馬來西亞女傭代理協會的會員,他將收集資料後提呈人力資源部,建議當局吊銷該代理的執照。

他說,若這名代理被控上法庭,在《1999年消費人保護法令》117條文第1項,一旦罪成,可以被罰款不超過5000令吉,或坐牢不超過2年或兩者兼施。

無視裁決 政府應對付代理

張天賜透露,2016年只接獲5宗有關女傭的案件,涉及數額6萬3000令吉,到2017年時,相關案件增至15宗,涉及數額達19萬8500令吉,而且90%的問題都是女傭落跑,多數發生在保證期後。

他因此懷疑,一些代理其實已經被列入黑名單,甚至非法營業。

“一般上,當接到投訴時,我們會撥電有關代理,給機會他們解釋,並盡力解決問題。約有20%是可以解決,因為有時並不是代理出錯,雇主也會犯錯,比如對女傭要求過高。”

他指出,約20%至30%的代理則完全聯絡不上,即使有電話,也沒有人接聽。類似案件唯有交給消費人仲裁庭處理,但仲裁庭的執法權限往往令人失望。

“雇主向消費人仲裁庭投訴,雖然裁決獲退款,但被投訴的代理很多時候都拒絕賠償,完全不尊重法律。根據程序,雇主可以向民事法庭提出控訴,但他們已經花了不少時間與精力在仲裁庭,上庭的律師費也不是每個人可以負擔得起。”

張天賜呼籲政府向無視仲裁庭裁決的女佣代理業者採取行動,比如不批准更新執照,以讓仲裁庭的裁決更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