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你打卡了嗎?


: 2020-02-02 09:02:57

感覺那年代才沒多久。一場旅行回來後,約朋友們吃飯分享旅途所見,由拍攝、沖洗甚至排版等,展現在朋友眼前的沉重的相冊,加上經過沉澱後的旅行故事,或許更顯得真實,而現在旅行還沒結束,朋友們都知道你吃了什麼甜點,一路上都是劇透,回家後也就懶得複述了。對我來說,20年前的旅行回憶比兩年前的更加鮮明,不知道你是否也這樣覺得。

智能手機普及後,旅遊景點中也多了網紅打卡點的類型。依靠網絡傳播的口碑,重點不再是那些努力卻顯得力不從心但更具有想像力的文字了,而是一張直截了當的美圖,也因此手機上修圖功能越來越複雜,鏡頭越來越好,照片成了照騙。為什麼沒有人去開發一些能修飾文字的Apps,估計有了,也沒太多人想用。活過文字時代的我們,偶爾會感覺到落寞。

不為永恆而創作

旅行,也越來越像工作,有差要交,因此才被形容為打卡,正如上班一樣,打卡,就為了證實自己來過,但為了什麼而來,來了又帶走什麼,似乎變得不再重要。羅浮宮的蒙娜麗莎前,總是一堆的手機攝像頭,拍了就發上網,鮮少有人花時間正經八百的和蒙娜麗莎微笑。

目前在城國已經氾濫成災的“塗鴉藝術”,也是為了刺激打卡數而存在的吧,坦白說,這些所謂的塗鴉藝術不少水準一般,內容和形式也缺乏新意,它們能受到歡迎,經常出現在大街小巷嚇人一跳,多少反映出我們的審美品味和教育吧。建築物的造型越來越古怪,就為了吸引眼球,不惜代價,但在這個渴望被人記得,深怕自己落伍的時代,不會有人為了永恆而創作,曾經擁有就好,誰還在乎天長地久。

地方越上鏡越快死亡

有“打卡感”的目的地,自然大受追捧,然而越是上鏡的地方,或許死亡得越快。威尼斯、長灘島、泰國南部的Maya Bay,不是打算徵收遊客稅,就是短暫關閉謝絕訪客。早年大家都在為招徠遊客而努力,現在旅遊業卻出現了Overtourism的現象,過度旅遊和社交媒體肯定有直接的關係,不少人更直接指責Instagram影響了人們的旅遊選擇,原本應該促成多元發展的網絡,反而令人一窩蜂的湧去某個景點。

維也納旅行局,甚至推出反Instagram的營銷活動。在以打卡數字來衡量一個地方的生或死時,旅遊局呼籲遊客們Unhashtag維也納,放下手機進行電子排毒,不就在提醒大家甚麼是旅遊?不少人已經察覺,旅行者通常會花更多時間去構思一張美圖,而不是好好和目的地相處。

(文/ 圖:葉孝忠)

 

 

 

關鍵字: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