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素顏包豪斯 百年不過時


: 2019-12-22 09:12:57

我們都遲到了,眼前的特拉維夫早不再白得一塵不染,甚至有點斑駁和泛黃。特拉維夫在百年前建城時,建築師因地制宜,為建築的外牆選擇了散熱效果佳的白色,緩解了炎熱氣候所帶來的不適。但現在隨著科技的發達,有更多更好的方法來解決氣候問題,房子才刷上了不同顏色。或許當人們過度迷信和依賴科技的時候,墮落也就同時開始了吧。

上世紀廿年代和卅年代,包豪斯(Bauhaus)建築在德國受到關注,魏瑪、德紹和柏林是包豪斯建築藝術流派的中心,1933年希特勒上台之後,越來越多猶太人遷往以色列,將包豪斯建築風格帶到新興城市特拉維夫,這批由德國逃亡到以色列的猶太建築師,不少畢業自德紹包豪斯建築學院,來到白紙一樣的特拉維夫,把廣袤沙丘當成試驗地。為了安置大量因為歐洲動盪而來到以色列的移民,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建造大批房子,因此包豪斯這種在當時顯得寒酸,以功能取勝的設計,在物資匱乏的時代,簡直就是最佳的方案。

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細細長長的窗口能隔絕這裡太過霸道的陽光,陽台和挑空的底層則優化空氣的流動,驅散悶熱,簡約的線條和造型才能杜絕建築材料的浪費,一切為功能服務,把美深深隱藏在這些看起來頗為單調,卻十分實用的設計上。為了節省建造經費,這些素顏的樓房幾乎沒有多餘的裝飾,但現在那些流線條的陽台、空間對稱的建築,看起來是那麼的經典。

從1933年至1948年,歐洲移民根據功能重於形式的包豪斯建築原則,總共建造了4000棟住宅,形狀和样式都不盡相同,因此2003年,聯合國將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不少建築也已經受到保護,並改造成精品酒店及餐廳等。位於市中心的羅斯柴爾德大道,集中了特拉維夫最漂亮的包豪斯建築,而當地人對這些建築也喜愛有加,義務導遊甚至每天舉辦免費的導覽團,帶遊客欣賞包豪斯建築及建築背後的故事。

漫步在特拉維夫的街頭,欣賞著這些由歷史的巧合或意外所收穫的建築,是特拉維夫成全了包豪斯?還是包豪斯成就了特拉維夫?歷史是有趣的,完全不搭界的人事物,在對的時間和地點相遇,也就成全了對方。

(文/ 圖:葉孝忠)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