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我不在的意外收获!


: 2019-12-01 10:12:56

从中国回来后,我发现他们爷仨趁我不在现场的三十天,组成了一个亲密温存的“唇齿相依生命共同体”,噢耶! 

我真的很爱自己在乌布过的小日子,加上知道自己只能在乌布呆三十天,又得离开孩子们到中国出差一个月,因此这个月的我,除了尽量呆在家里绝少出外会友,以便能充分享受自己的小日子外,还特别珍惜与孩子们厮混的时间。孩子的爸爸表示:“你不在身边的这个月,好野哥长大成熟稳重了不少,而且非常保护照顾他弟……”好野哥的转变也没逃过丽丽的眼睛,那天在“披萨很好”的“妇女会”上,她就分享道:“你不在乌布的这个月,我只见过哥俩一面,虽然我没跟他们多谈,但明显感觉好野哥的气质变了……他原本骨子里有一股让人不太舒服的傲气与优越感,可现在那股傲气不见了……”

太多男孩困在男人的身体里了!

哎呀呀……多么让我感到宽心安慰喜悦的意外收获呀。其实,我不在乌布的这个月,除了“孩子瞬间成熟懂事”;很少下厨房的好野爸“厨艺突飞猛进”外,让我最感到意外的“收获”绝对是家庭的四角关系起了微妙的变化——哥俩从出生后就一直“全权归妈管辖”,我这当妈的常常“梗”在父子间,所以孩子们与父亲的关系虽然亲近,但隐隐间还是有那么一层不易察觉的隔阂。我不在乌布的那个月,是我第一次长时间地退出他们父子仨的生命,从中国回来后,我发现他们爷仨趁我不在现场的三十天,组成了一个亲密温存的“唇齿相依生命共同体”,噢耶!在旁观察着他们父子仨的互动过程,常常让我有一种奇特的“把男孩交给父亲,让男孩向父亲学习关于男性”的欣慰感。

星期天早上是我到Padariso跳五律禅舞的日子,那天舞池中有个特别可爱的青年男子,长长的头发、秀气的脸蛋、柔软的身段,我非常喜欢看他跳舞的样子,他真像一件美丽的艺术品。舞毕我和美人J及两个朋友一起吃午餐,我提起了这可爱的男子,美人J表示:“他现在还是个可爱的男孩(Boy),我期待他有一天能长成男人(Man)。”我们开始边吃边聊“从男孩到男人”的关键因素,美人J表示:“太多男孩困在男人的身体里了。尤其我们新加坡的大环境,孩子被照顾保护得太周到,大部分都过着顺遂平稳按照计划进行的生命,没有经过风吹雨打、温室里的花缺少生命力与担当,即使五十岁了,还是一个Boy ……”另一名为“绿色学校”(Green School)的青少年办“转大人成长营”的Y先生表示:“我们有个理论是说让男孩长成男人的关键是‘父亲必须死去’,不是真正的死,而是父亲通常在亲子关系中扮演一个强而有力(我什么都知道)的角色,因此必须在恰当的时候退出孩子的生命,让孩子有机会学习为自己的生命做主与负责;而‘母亲必须离去’,不是真正的离开孩子,而是母亲必须主动剪断‘能量的脐带’,不再以爱之名,把孩子困在自己的羽翼下……”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在舞池中欣赏那可爱男子的舞姿时,心里想着“啊!咱家哥俩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应该也是这么可爱的吧……”现在听到Y先生这么说,我心里想着“啊!我这常常得离开哥俩个把月不在身边的工作,可真是误打误撞的巧呀,咱家哥俩因为我的‘必须离去’,将来应该很有希望Ah Boy To Man吧……”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