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黎晃遊貓


: 2019-11-24 11:11:53

這趟巴黎行是我做了好多年的夢,儘管彼時身無分文。但是反正做夢是免費的,所以做美一點無妨。記得那時就向老友打聽她上次去巴黎的落腳處,聽說就在塞納河畔,讓我神思先行沿著塞納河畔散起步來,慢慢就走到了今天,遠行終於落實,買了機票也確定了住宿,老友搬來三本厚厚的書給我參考。特別喜歡其中一本,書名《在巴黎的晃遊貓》,請相信我,我並不是因為書名有一隻貓才這麼說。

作者藤野優哉千禧年間曾經為了畫畫留學巴黎,經常跑出畫室上街蹓躂,難怪可以寫出這樣一本深入淺出的巴黎面面觀來,既益智又好玩,既冷靜又感性,就像她親手繪製的插圖一樣,看似寫意,實則細緻。本來以為我會讀到昏昏欲睡,沒想到越讀越精神,還邊讀邊做筆記呢,從前求學我都沒有這麼用功。每天早上帶這本書下樓到咖啡店,點了咖啡打開了書,我的想像隨即尾隨晃遊貓的腳步在巴黎的街頭上閒閒地走,有時連咖啡送來了都不知道,聞到咖啡香味才從字里人間抬起頭來,恍若隔世。

一本旅遊書如果無法激起讀者想要旅行的慾望就失敗了,《在巴黎的晃遊貓》不但激起我回巴黎而且激起我回東京的雙重慾望,因為藤野優哉老是拿巴黎來跟東京做比較,用襯托手法來凸顯巴黎之美之好,當然也不否認巴黎種種的壞,然而這些短處也是他在巴黎那段美好時光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例如巴黎因為老舊而得到了魅力,例如巴黎沒有便利商店所以逛早市的情調一直保留至今,例如巴黎人的冷漠其實是對他人的隱私沒有興趣。

《在巴黎的晃遊貓》之所以合我體質,主要還是因為藤野優哉像一隻無所事事的街貓那樣漫遊巴黎。雖然此行只有短短兩個星期,不若藤野優哉長期定居花城,但她認為帶著散步的心情參觀羅浮宮,反而會是一種輕鬆愉快的享受,這個建議其實也可以用在整趟巴黎行,別人都趕鴨子似的一天之內搜羅多個名勝,你坐在街邊某家咖啡館外任由路人評頭品足,你搭巴士到某個墓園給心儀的作家掃墓,你和盧森堡公園的春天有一個約會,這種旅行方式是奢侈的,難怪許多友人都受不了,他們聽說我們兩個星期只在巴黎放蕩,都忍不住脫口而出:“神經病!”

(文/ 圖:野東西)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