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我好愛烏布呀!


: 2019-11-24 09:11:57

回到一個多月不見的烏布,昏睡了6天5夜、參加了彩虹學校的萬聖節舞會、吃了好野弟的十歲生日蛋糕後, 我總算可以開始重拾“舊業”——準備三餐、陪孩子瞎混、曬太陽,買菜、喝咖啡、跳舞、散步……種種跡像都顯示出,我,終於又回到我熱愛的烏布小日子啦……噢耶!星期六早上,按照過往生活節奏,是把孩子送去上巴西武術,然後我自己趁孩子上課的時間到“比薩很好”買菜+參加“婦女會”。 “婦女會”隨著時間推移,目前只剩下我、麗麗、卡羅琳奶奶與菲律賓帥媽四個“固定(時間、地點碰面聊八卦的)成員”。

一個多月不見,大家當然都有打不完的報告,麗麗一見我就表示:“我對你真是又愛又恨……我愛你終於有勇氣按自己的心意過日子,但我也覺得你表面看來一臉無辜,但實際上卻讓家庭走向只能按照你的意思發展這種操控與掌握,讓我恨得牙癢癢……”我們彼此相視一笑接著大熊抱後,她繼續說:“我也剛從大連回來,我去那兒參加堂弟的婚禮,每餐桌上的山珍海味真是把我驚呆了,那麼多食物,永遠都吃不完,一頓餐的費用就是我們家清潔阿姨好幾個月的薪水,讓我吃得很不安心……”麗麗提起的這話題引起大家的共鳴,我接口說:“在上海時,我們幾個女子約了位旅居峇厘島,正在上海辦課程的美國大姐吃晚飯,席間美國大姐分享她看到隔壁叫了一大桌的食物吃不完,其中有令她很流口水的烤全雞,當隔壁桌離開時,她主動開口向收拾桌子侍應生要求把沒吃完的半只烤全雞搬到她桌上,繼續品嚐不要浪費食物的趣事……”

都是排場!排場!排場!

卡羅琳奶奶聽了,很有感觸地分享:“我上個星期也去了香港三天兩夜參加一場籌備了至少一年的'世紀婚禮',當我以長輩的身份參加敬茶儀式時,看著從大門口蔓延到客廳天花板滿滿的玫瑰花時,我心理也閃過同樣的想法:'單這客廳花海的費用,就是我峇厘島烏布七個全職員工好幾年的薪水啊!'”菲律賓帥媽聽畢,裝出一臉鄙夷的表情表示:“你們這些農婦,窩在烏布的時間久了就跟世界脫節了哈?排場!排場!排場!排場要大要炫要華麗要大氣!別烏布住久了,就變得小鼻子小眼睛的沒志氣!”

是呀!烏布住久了,真的讓我越來越覺得“人生就是過點兒小日子”。我好開心自己能住在烏布,即使成天穿著“二手店五美元三件嬉皮裝”、腳踩人字拖鞋、灰撲撲地騎著沙塵滿滿摩多車到處混,不但非常融入毫無違和感,還常常被陌生人稱讚“你好美,好有特色呀,我的眼睛就是忍不住想要一直欣賞你……”啊!難道,住在烏布的人特別善良、嘴特別甜?我好奇呀,除了烏布,世界上還有沒有這麼一個善良嘴甜的社區,讓住在其中的人都能只用一點點小錢就可以過上“有點破爛、相當精簡、十分舒服、萬分滿足”的小日子。

我真的好愛烏布!每次離開一段時間,回來後,就發現自己更愛烏布了!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