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梧桐山 就跳过了吧


: 2019-11-17 11:11:03

咦!原来山在有点儿距离的地方,人类只能聚集在梧桐山山脚下发展非常完整的小镇上活动,我和乔安娜都有一种回到南台湾小镇的错愕感……

結束三天两夜福建南靖土楼之旅后,我和乔安娜启程搭高铁前往深圳,在深圳高铁站闸门排队时,我好奇地观察着身边的可爱人儿,有经过精心打扮一副对前途充满希望与信心的、有提着一麻布袋柚子因车票无法顺利扫描而满头大汗不知如何是好的、有婆媳孙三代脚踩高跟鞋、推着婴儿车悠闲逛大街的……忽然,一股遥远而熟悉的情绪向我袭来,我手捂胸口、神色凝重地转头对身后的乔安娜说:“怎么?我有一种27年前从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过海关进入新加坡的感觉?”深圳的空气、深圳的人、深圳的街景、深圳的氛围再再提醒我27年前那青涩的18岁乡下姑娘进城记。

我们在深圳市区停留了三天两夜,把“事情办一办”后,乔安娜再次歪头提议:“亲爱的,我知道你不喜欢呆在城里,这样吧,听说离这里一小时车程远的地方有个叫梧桐山的地方,据说是深圳灵修界人士的大本营,说不定就是乌布、大理的调调,我们来去看看呗……”梧桐山吗?虽然不知道这山跟《唐明皇秋夜梧桐雨》有什么关系,但单听名字就觉得无限浪漫呀……我们带着无限遐想叫了台计程车漏夜前往梧桐山,到了那里才发现:咦!原来山在有点儿距离的地方,人类只能聚集在梧桐山山脚下发展非常完整的小镇上活动,我和乔安娜都有一种回到南台湾小镇的错愕感,好吧,既来之则安之,能在大中国口操闽南语、吃闽南美食的机会,也不是常常可以遇到的,那就好好享受“回乡”的感觉好了。

姑奶奶中暑了,我要睡个7天6夜……

梧桐山后,我们又去了广州,然后拜拜大中国华南区飞回峇厘岛。啊!我朝思暮想的乌布呀,怎么才一个月没见,我记忆中的温润潮湿沁心凉全无影无踪了?听来机场接我的司机大哥说:“啊!已经一个多月没下雨啦!”难怪我一进家门,院 子里迎接我的是枯黄的草儿、飞扬的黄沙、龟裂的土地……我理直气壮地向爷仨宣布:“姑奶奶中暑了,我要睡个7天6夜……”好野弟一听,马上问:“妈妈,6天5夜可以吗?再6天,是我们学校的万圣节舞会,也是我的生日,你睡6天5夜,可以吗?”

噢!少睡一天一夜,可以换来参加万圣节舞会的门票+吃生日蛋糕吗?那当然可以!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