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乳癌馬上動手術 楊梅梅患病沒流一滴淚


: 2019-11-16 11:11:32

(昔加末訊)大部分人得知自己患癌的那一刻,多是覺得晴天霹靂,有的會怨老天為何給了道難題,有的成天以淚洗臉,有的意志消沉想要放棄。

但今年68歲的楊梅梅則屬於罕見者,從證實患癌到進行手術、化療、電療,她都不曾流一滴淚。

梅梅表示,每當被問及有關患癌心路歷程或跟人分享時,她總會先告訴對方一句:“我的情況跟你們不一樣”。聽過她敘述的人,也都表示難以置信。

“2004年7月份的某一天,我突然摸到右手腋下有一個顆粒,於是就前往看診。家庭醫生觀察後就要我向專科醫生求診,專科醫生給我吃抗生素。”

她說,抗生素吃完後,顆粒依舊存在,常閱報而對乳癌有一定了解的她,要求醫生為她進行手術,把顆粒切除後進行化驗。

“手術後約1週才會知道化驗結果,我在5天后主動撥電查詢,結果,護士告訴我說化驗結果已出爐,但醫生要見我。”

背小血桶看女兒畢業禮

她表示,當時身在吉隆坡的她,心想肯定有事發生,當天下午就獨自開車到馬六甲見醫生。結果,醫生告訴她確診乳癌,而她在一獲悉消息就馬上請醫生安排進行手術。可是,醫生隔天需出門,數日之後才會回來。

“我於是詢問醫生是否能夠當晚就進行手術,最後我在當晚8時許動手術。手術前,我只告訴丈夫和女兒,母親、弟弟一概不知情。可是,手術後幾天卻碰上在馬六甲就讀的女兒畢業,家人也到來觀禮,沒辦法隱瞞之下就告訴家人。不過,我媽媽很堅強,她也沒有哭。”

楊梅梅笑說,手術後數日的她不願錯過女兒的畢業典禮,所以背着一個小血桶出席觀禮。傷口好了之後,她就開始化療,每一次化療後,她回家休息一周,第二周和第三週就跟着丈夫到外地走走。

她指出,她並不覺得辛苦,只是很容易餓。跟着丈夫在外地時,她也同樣外食,但會選擇清淡飲食。化療後掉頭髮,她就剃光頭,在家時圍絲巾,出外則戴假髮。完成整個療程後,她繼續如常生活。

她說,整個過程都沒有哭,心裡想的就是“既然發生了就解決它”,看了專科醫生就決定進行手術。該名醫生曾為其家人進行手術,她相信醫生,因此沒有再向另一名醫生諮詢,當天就進行手術。

多聽多看 能幫就幫

加入乳癌協會長知識

楊梅梅表示,丈夫在2008年逝世後,她隔年投入昔加末乳癌康復關懷協會,貢獻一份力。

“2009年之前,我常陪伴丈夫到處去,沒時間參與協會活動。丈夫逝世後,我就比較活躍。我不諳馬來文,書寫的工作幫不上忙,就協助其他的事物,例如染髮、手工藝等,有什麼可以幫的就幫。”

儘管不諳馬來文,但並不阻礙她參與協會的任何活動。目前是昔加末乳癌康復關懷協會理事的她說,要經常走出來,不懂的就問,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乳癌患者最重要就是走出來,不要一直想着會死去。吃也很重要,好像我從前,餓了就吃,吃了就睡,但化療期間不要吃中藥和‘毒’的食物,不要在心理上給自己壓力。”

她認為,多參與協會和活動是最好的方式,能多聽多看,人也會長知識。不過,這一切都必須患者自願才行。

楊梅梅說,她參與協會,聆聽大家的故事後,才發現自己跟別人很不一樣,會員們也有同感,許多會員聽到她從患癌到治療的事蹟都很是吃驚。

淋巴阻塞右手腫大

“患癌時,我沒想後果,也沒想到會逝世,直到2009年到協會,才驚覺患癌的後果會很嚴重。不過,我至今都沒有擔心未來,日子過一天快樂一天。”

她提到,康復的兩年後,她在一次東歐旅行中喝了冰檸檬水後,右手突然腫了起來和起水泡,人也發燒。到醫院看診後,獲悉是淋巴阻塞所致,右手如今雖仍腫大,但比起當時已小了一些。

她說,右手腫了之後變得較為敏感,曾因烹煮辣椒變得紅腫,因此,她會盡量不碰辣椒和保持乾淨。運動時,右手也較多汗。不過,右手雖腫,但依舊靈活。

她樂天地表示,既然腫就只能接受,有時旁人問起就如實告知,沒什麼不好意思或害怕的。

當聰明病人

罹精準的問題可以帶來好的醫患關係,讓醫生成為你的好朋友,一同走過癌後的路途。患乳癌,該如何當個聰明病人?罹癌時的慌亂,再聽着陌生醫學名詞,許多病患就醫過程充滿挫折。醫生建議,學會幾個必備詞彙,客觀地描述自己症狀、討論資料時,務必要讓醫生知道完整來源、選擇一個可信的醫療代理人、謹記醫生和你在同一條船上,而不是站在對立面。

健康識能是指個人獲得、處理以及了解基本健康訊息,並以此進行健康決策的能力。如果健康識能不足,較無法跟醫療人員進行溝通與互相理解,信任感也較不足,導致重複就醫、誤解藥方、用藥錯誤、反覆入院、增加急診、住院的機會,甚至有較高的死亡率。

液腫瘤科醫生謝佩穎建議,身為女性,至少應該學會幾個關於乳癌的關鍵字,包括乳房攝影、乳房超音波、荷爾蒙接受體陽性╱陰性、三陰性乳癌、預防性治療、抗荷爾蒙治療、標靶治療、化學治療、放射治療(電療),這些字句關乎檢查、治療、預防復發的重大關鍵。

描述病情時,盡量以客觀字眼形容,例如頭痛、嘔吐、發燒等,避免主觀字眼,可將想問的問題或碰到的困難,條列式寫在筆記本上,以免看到醫生時太緊張,無法完整陳述。

行有餘力,可以閱讀相關書籍,謝佩穎通常會推薦病患看乳癌醫學會出版的“如何看懂病理報告”,除了正確訊息之外,上面也有可作記錄的欄位,如此與醫生溝通才能一來一往,不至於雞同鴨講。

對於三姑六婆、坊間的各項偏方傳說,如果想要詢問醫生,謝佩穎建議,可以把資料來源印下來交給醫生,內容愈完整愈好,醫生才好判斷該訊息是否可信,診間出現“我聽說”、“我朋友的醫生給她”、“我鄰居說”、“電視上說的那種”,這些模糊不清的訊息,醫生無從判斷訊息的正確性,更難給出建議。

現代醫患關係緊張,不少醫生私下表示,乳癌病患的焦慮程度通常特別高,謝佩穎說,要謹記,你的醫生和你在同一條船上,而不是站在對面邊,請相信你的醫生,記不住醫生說的話,可以抄筆記本,拿出手機錄音只會讓彼此防備心增加,更切忌偷錄音。

此外,謝佩穎建議,平常可準備一位可信的親人或朋友,擔任醫療指定代理人,確認這個人可以理解你的意願,在必要時,可以為你執行你的意志。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