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广岛抹不去的伤痕 用死亡纪念和平


: 2019-10-20 10:10:18

广岛是一座自二战后就紧紧和死亡、灾难等联系起来的城市。现在虽然最常听见的是和平,但如果没有苦难,哪里会有今日对和平的敬畏及珍重?

二战期间,美军在广岛投下了第一颗原子弹,日本不久后就无条件投降,结束了二战。这些冷静的文字是我们自小就熟读的,但来到广岛之后,才发现这些客观的陈述,变得如此无力,无法真正传达出广岛的悲情。位于市中心的和平公园是一个四周被水道所围绕,并种植了大量花草树木的漂亮公园,但每个角落的纪念碑、街头艺术品等,处处都在纪念和平并也同时哀悼死亡。你唯有通过博物馆里的老照片,才能想像出这里曾经有过的繁华和疮痍。

广岛是一座自二战后就紧紧和死亡、灾难等联系起来的城市。现在虽然最常听见的是和平,但如果没有苦难,哪里会有今日对和平的敬畏及珍重?原爆后,这城市成了焦土,有科学家甚至预言,这座城市70年内都不会有生命,结果一年后,夹竹桃开花、樟树冒出新绿,现在夹竹桃和樟树都分别命名为广岛的市花和市树。

这场惨绝人寰的悲剧,夺走了14万条生命,我是参观了博物馆之后,才惊觉原来原子弹的杀伤力可以如此之大。在众多的纪念建筑物中,最触目惊心的莫过于位于河对岸的广岛产业奖励馆,这原是一栋华美的欧式建筑物,而整个建筑残存的骨架被保留下来,成了原爆后的唯一证据,经过了岁月的洗礼,衰败斑驳却依旧屹立不倒,这个遗址和现在光鲜亮丽的广岛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却比任何一座摩登的建筑物更有力量。

和平不是理所当然

现在的广岛欣欣向荣,街道干净而整齐,却让人感觉十分安静。人们往往用静穆来奉养死亡之神,担心发出细微声响,就会引起死神的关注。在广岛和平纪念资料馆里,虽然人头涌涌,但大家都安安静静的看着这些展览,这种压抑的安静,强忍着莫名的伤悲,一件件展品都是由灾难现场所寻获,失去了学生的书包、熔化了的便当盒、破烂邋遢的服饰等,这些最不值得展览的日常用品,在此空间中,获得应有的尊重。

或许这些在灾难中丧命的平民,才最有资格去控诉,因为灾难总是对最普通的市民施予重手,而站在玻璃窗前的我们,凝视着这些永远都无人问津的待领失物,难道不会想想,当灾难,无论是天灾或是人祸发生时,当死神出动去领取信徒时,为什么是他而不是我。我们能活下来,不就应该感恩吗?

现在的广岛到处都能看见和平,博物馆、大道、公园等都以和平命名,担心的或许就是和平会突然消失。在这个和平缺货的年代里,我们在广岛,通过十几万条突然被终止的生命,不断提醒自己,和平不是理所当然的,能侥幸活下来,就是一次值得庆祝的盛宴。

 

(文/ 圖:葉孝忠)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