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只要馬華放手 就撥拉大6千萬


: 2019-10-12 14:10:33

(吉隆坡12日訊)林冠英指出,只要馬華放棄控制拉曼大學學院,政府立即撥款6000萬令吉給該校。

他說,他已經說過了,只要馬華放手,政府會發出今年3000萬令吉及明年3000萬令吉的撥款給拉曼大學學院。他說,首相敦馬哈迪也說了,政治和教育應該分開。

“為何要馬華放手這麼難?你同意公帑不應該用在政黨控制的機構嗎?”

他認為,教育機構應該獨立且以專業的方式運作。

詢及此舉會否讓拉曼大學學院的學生受到牽連,他指出,如果撥款給政黨控制的教育機構,就如同濫用公帑資助政黨,使用公帑讓本身的政黨得益是錯誤的做法。

“他們嘗試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受害者,其實他們是罪魁禍首。”

他說,巫統沒有任何教育機構、國大黨也沒有,只有馬華投訴,說本身是受害者。“拉曼大學學院只有10名信托人,(馬華)放棄控制,就可以讓數以千計的學生得益。”

根據2020年財政預算案下的教育部撥款附錄顯示,拉曼大學學院所獲得的發展撥款減至100萬令吉。

削拉大撥款 轉型非關鍵  魏家祥:財長態度問題

(亞依淡12日訊)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認為,在拉曼大學學院撥款被削課題上,拉大是否轉型為公立大學並非關鍵,更不是政府不給錢的借口,問題在於財政部長林冠英的態度。

也是亞依淡國會議員的魏家祥,今日在個人臉書針對拉大在2020年財政預算案只獲100萬令吉發展撥款且不獲行政撥款,反駁馬中商務理事會首席執行員丘光燿發表的言論。

對於丘光燿建議拉大轉型為公立大學,他直斥:“看來這位歷史系博士還不了解拉大的建校歷史。他把拉大當成黨校,簡直是胡說八道,請你出示證據,不要含血噴人!”

他回顧拉曼學院自1968年創校,於1972年8月獲時任教育部長敦胡先翁在國會提呈特別授權書批準設立,當時政府更承諾以1令吉對1令吉的方式資助學院的行政開銷。

“雖然如此,校方的招生政策,不受種族固打制所限,成為大批華裔子弟因無法進入公立大學及負芨海外的大專升學管道,這是我們堅持的底線。”

他進一步指出,直到2012年,拉曼學院升格為大學學院,為保留招生政策,校方與政府達成協議,拉大將轉為私立大學,而內閣依據原有的創校精神,議決每年為拉大提供最高6000萬令吉的行政撥款。

魏家祥認為丘光燿的頭腦太簡單,並反問對方,過去50年在國陣執政期間,拉大每年都獲得行政撥款,累計款項高達13億5300萬令吉,有何問題?

他也質問對方,是否知道林冠英已在明年的財政預算案批準3150萬令吉給屬於瑪拉機構獨資擁有的私立大學——吉隆坡大學(UniKL)作為發展用途。

“請問丘光燿,拉大與吉隆坡大學同樣是私立大學,為什麼卻得不到同樣的待遇?這豈不是與財政預算案主題‘驅動發展,公平成果,共享繁榮’背道而馳嗎?”

 馬華領袖斥財政預算案打壓拉大

馬華領袖異口同聲批評財政部長林冠英,在最新公布的2020年財政預算案中加緊打壓拉曼大學學院,導致拉曼學生一再淪為行動黨政治報複和政治議程的無辜犧牲品。

馬華副總會長拿督斯里姚長祿發表文告說,財政部在此次2020年財政預算案上,不僅沒恢複政府多年來撥給拉大的3000萬至6000萬令吉行政撥款,還把發展撥款從今年的550萬,進一步大砍至只剩100萬,顯示林冠英和行動黨對拉大校方和學生步步緊逼。

他聲稱,希盟政府撥給土著教育相關用途的撥款高達66億令吉,其中包括瑪拉旗下教育機構撥款14億,學生貸款20億。另外在教育部撥款下,瑪拉工藝大學獲行政撥款和發展撥款總共27.38億令吉。即使是與拉大同樣作為私立大學,由瑪拉機構獨資擁有的吉隆坡大學(UniKL),也獲3150萬令吉。

他表示,馬華並不反對政府協助土著教育,但從土著教育相關撥款的66億令吉總撥款中,拿出3000萬撥給拉大根本是九牛一毛。土著教育撥款與拉大撥款的差距太大,而拉大是一個開放予各族人民,為各族人民提供可負擔和優質高等教育的全民學府,惟卻一再遭行動黨打壓,是令人無法接受的。

“根據日前教育部長給予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國會提問的答複,教育部在2019年財政預算案是有為拉大申請3000萬,這表示教育部認同拉大的辦校方針,也願意延續政府對拉大撥款的承諾。”

“但教育部的申請最終卻不獲財政部批準。”

黃日升轟政教不分

馬華丹絨比艾區會主席拿督斯里黃日升批評林冠英政教不分,企圖以政治手段來打壓拉大,置拉大清寒學生的前途不顧。

他發表文告說,拉大在50年內已成功栽培20多萬名畢業生,每個人都為社會和國家做出巨大貢獻,其中更包括希盟重要領袖,如檳州首席部長曹觀友、農業部長沙拉胡丁、原產業部長郭淑沁、州行政議員章瑛和州議員張聒翔等。

他說,拉大在培養人才方面秉承不分種族、不分政治立場,有教無類的教學原則,為華社和國家培養人才,而拉大也為清寒的學生提供獎學金和貸學金,讓他們在沒後顧之憂的情況下,能完成學業貢獻社會,回饋養育自己的父母。但希盟政府為了政治議程,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削減撥款來打壓拉大。

“希盟509前倡議新馬來西亞、日前推介的2030年共享繁榮宏願到底意義何在?”

關鍵字: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