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馬案續審】沙魯爾:2單位是TIA債券次級購買者 大馬銀行隱瞞董事會


: 2019-10-09 19:10:59

(吉隆坡9日訊)一馬發展公司(1MDB)前首席執行員拿督沙魯爾阿茲拉指出,大馬銀行並沒有告訴登嘉樓投資機構(TIA)董事會,與劉特佐有關的兩個單位,即Country Group公司及Aktis Capital Singapore Limited(簡稱Aktis),是TIA債券的次級購買者(secondary subscriber),因此,他認同辯方律師的說法,該銀行有意隱瞞此事。

49歲的他今日以第9控方證人身份,第9度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涉及1MDB洗錢案中上庭供證。

辯方首席律師丹斯里沙菲宜展示一份志期2009年5月27日,有關Aktis與大馬銀行的協議,內容涉及TIA(1MDB前身)的50億令吉伊斯蘭中期票據(IMTN),有關債券折扣7億令吉後,以43億令吉出售。

沙魯爾在接受盤問時說,大馬銀行並沒有告訴他Aktis和Country Group以次級購買者的身份涉及其中,他同意沙菲宜的說法,即大馬銀行集團有意隱瞞這一點。

不知債券會獲折扣原因

不過,他不想對該銀行的做出揣測。

對於債券會獲得折扣的原因,他也表示不知情,沙菲宜認為沙魯爾身為銀行客戶,理應有權知道原因。

“我不知道,你(沙菲宜)以辯方律師的身份告訴我(有權知道原因),我需要向控方諮詢。”

雙方爭辯了一會,沙魯爾才回答,當時他並沒有就債券折扣一事問大馬銀行,而且,他也不知道公司首席執行員有這個權力(問大馬銀行債券折扣事宜)。

沙魯爾在早前供證時指出,他入TIA的首個動作是委任大馬投資銀行作為牽頭安排人(Lead arranger)、牽頭經理和主要購買者(primary subscriber),以獲得價值50億令吉的IMTN。

他今日供證時指出,2009年10月,董事會要求大馬銀行派人到來說明,而他是以首席執行員身份出席。

他也確認沙菲宜展示的一份2009年10月10日會議記錄,這是他所說的會議。

“當時大馬銀行的代表並沒有告知董事會,Aktis和Country Group是1MDB債券的次級購買者。”

昨天,他在供證時表示,警方曾詢問他是否知道Country Group公司,他當時並不知道該公司,反問沙菲宜該公司的幕後受益者是否是Casey Tang。

沙菲宜說,該公司的持有人其實是劉特佐父親丹斯里劉福平。

沙魯爾也指出,2018年警方向他錄取口供時,他首次知道Aktis Capital Singapore Limited,警方當時告訴他該公司的受益人是劉特佐。

時任元首提到“不道德角色” 沙魯爾:或是指劉特佐

沙魯爾不排除時任國家元首端姑米占再納阿比丁曾提到的“不道德角色”(unsavoury character)一詞,指的可能就是大馬富商劉特佐。

他宣讀證詞時說,2009年5月22日,他忽然接獲登嘉樓皇宮的通知,登嘉樓蘇丹諭令他和指導委員會成員之一的丹斯里依斯密,立即到登嘉樓皇宮覲見蘇丹。

“當天是我第一次聽到蘇丹米占再納阿比丁說,登嘉樓方面對伊斯蘭中期票據的發行制定條件,之前劉特佐身為蘇丹米占再納阿比丁的顧問和協助者,並沒有告知有關條件。”

他稱,當天他聽見蘇丹米占再納阿比丁說“不道德角色”,但他不確定所指是誰。

沙菲宜針對這項證詞盤問他,(時任)國家元首提及上述“不道德角色”一詞時,是否在生氣他和依斯密,不過,沙魯爾並不這麼認為。

劉是我1MDB及納吉之間橋樑

沙魯爾指出,劉特佐並沒有官方職位,至於非正式職位,則是他、1MDB及唯一持股者納吉之間的橋樑。

他說,他並沒有告訴董事部,劉特佐與大馬銀行前客戶經理余靜萍與國行的非正式會面,因為當時他認為這不重要。

他補充,劉特佐當時並沒有受邀出席該場國行會議。

控方今日傳召9名與案件有關的證人出庭供沙魯爾辨認,分別是1MDB前董事主席丹斯里峇基、丹斯里洛丁奧卡瑪魯丁、前首席執行員兼執行董事莫哈末哈欣、前首席財務員阿茲米、1MDB前非執行董事兼SRC國際公司前任主席丹斯里依斯密、1MDB前公司秘書Lim Poh Seng、SRC前公司秘書Goh Gailk Kim、納吉前特別助理拿督萬希哈及1MDB查案官拉惹哥巴助理總監。

TIA發行50億債券 沙菲宜:國人被騙2次

沙菲宜假設,在TIA 50億令吉的債券發行中,大馬人被騙了兩次。

他向沙魯爾展示一封誌期2009年5月27日,由大馬銀行發給Aktis的信函,內容有關TIA價值達50億令吉的債券發行。

大馬銀行是50億令吉債券的主要購買者;Aktis則是次級購買者。

沙魯爾同意,Aktis以次級購買者的身份,以接近6億7000萬令吉從大馬銀行購買有關的債券,之後委任大馬銀行為配售代理,幫助該公司依據面值7億令吉,在市場脫售債券。

不過,他不認同沙菲宜的說法,即大馬銀行出售這些債券後又回購,該銀行只是這些債券的配售代理。

沙菲宜再假設,大馬銀行不可能用折扣價出售價值7億令吉的一馬公司債券給Aktis,有可能是銀行內有人共謀。

“在整個過程中,受益者只有Aktis;至於輸者就是1MDB和馬來西亞人。”

他說,在上述交易中,大馬銀行僅收取7萬令吉的費用。

他指出,這些債券的最後購買者是大馬機構,包括僱員公積金局、社會保險機構以及本地的保險公司,大馬人被騙了兩次。

沙菲宜指出,劉特佐與其父親在TIA債券的發行中,經過轉售賺取了將近5億令吉的“秘密利潤”。

他再向沙魯爾展示一份志期2009年5月29日的文件,有關Country Group要求大馬投資銀行從賬戶匯出1億1300萬美元給ACME公司,這家公司由劉特佐所持有。

“他們(劉特佐與其父親)以折扣價購買債券,然後依據面值出售,轉售賺了將近5億令吉。”

料劉特佐避查 從不簽1MDB文件

沙魯爾同意,劉特佐可能為了避免被調查,而沒有簽署與1MDB有關的文件。

沙菲宜說,劉特佐的簽名從未出現在與1MDB有關的文件上,因為後者傾向委託代理人,以避免被調查。沙魯爾認為有這個可能。

隨後,沙菲宜出示有關開設銀行戶頭的文件,顯示劉特佐在新加坡開設RBS Coutts銀行戶頭,文件還有劉特佐的簽名,然而,沙魯爾無法確認是劉特佐的簽名。

他表示,他也不知道東姑拉希瑪辭去TIA董事職的原因,因為後者在辭職信內沒有說明,不過他認為,後者可能是因債劵取消不成而辭職。

比東島早期計劃 沙魯爾認無法證明納吉知情

沙魯爾坦承,他知曉登州比東島項目的早期計劃,內容有島嶼圖表、酒店建設位置等,不過,他沒有證據證明納吉是知情的,直至現在也無法確定。

他說,當時與Mubadala房產首席執行員約翰湯姆斯討論相關項目,因此當時他認為有關項目會落實。

沙菲宜提起高級公務員出席的會議,討論的事宜包括IMTN以及登州的石油稅。

時任國家元首蘇丹米占再納比丁陛下當時提出批准發行IMTN的3項條件,即調整TIA的管理方式、登州州務大臣機構接管TIA,並將其股份脫售給聯邦政府。

詢及有關登州與聯邦政府的衝突並非因納吉而起,沙魯爾表示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