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我們的身體都在流動 五律禪舞工作坊(二)


: 2019-09-15 07:09:57

抵達Sideman的那個下午,各自將行李安置好後就得到舞蹈教室集合以便進行第一回合的活動,當我走進八角形的竹子建築舞蹈教室時,裡頭一個人影也無,窗戶外除了陽光燦爛、微風徐徐,還有一大片如地毯般柔軟的綠草地,我走出室內,往草地一躺,開始明白什麼叫“以大地為床,以穹蒼為被”。就在我輕輕地閉著雙眼深呼吸這綠草地的獨特清新時,我聽到一陣腳步聲,張開眼睛一瞧,原來是匈牙利女子凱特琳緩緩向我走來,她以極輕極緩的動作伸出右手指尖在我臉頰上溫柔地劃過,柔聲道:“啊!你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哇塞,一陣暖流湧起,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在每一個細微處都能“觸動我心”是這次由Jup Jansonius老師所帶領的五律禪舞所給予我的“震撼教育”。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後,老師讓美人J、蘇菲(這次工作坊的另一名負責人)與女孩P輪流挑選一名參與者,進行所謂的“神秘活動”。看著三名被帶走的伙伴,我以萬分期待的心情坐在門口,心中嘀咕“下一個挑我!下一個挑我”,我隱約覺得一定會被女孩P帶領,果不其然,當女孩P向我走來問:“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走?”時,我馬上有如被白馬王子邀舞的灰姑娘般把手伸向她“我願意……”(噢我的老天兒!太浪漫了!)

啊要蒙眼走六級階梯石板路!

與其被白馬王子帶走,我更願意讓自己內在的小孩引領我走上“探險之旅”;我更願意與自己的內在小孩一起來趟不可知的黑暗旅程。所謂的神秘活動就是從餐廳走向舞蹈教室的半路上,P會為我蒙眼,讓我在黑暗中將自己的“安危完全交託給她”,走一段有六級階梯的石板路。被蒙上眼啥也看不見的我在腦中不斷地“說服”自己“ 我能信任這女孩的帶領,我要放鬆、我要放柔軟……”每當她提示“下一步就是階梯”時,我都(以怕得要死得心情)小心地用赤腳感受腳板下的地面,畢竟,即使有足以信任的人給予明確的提示與帶領;即使我願意完全的臣服與交託,但作為個體,我還是需要負起掌握自己速度與進度的責任。

到了舞蹈教室門口,女孩說:“Now I will give you to Jup。”我再次以為這樣就完成任務可以脫下蒙眼布了,沒想到Jup卻說:“你現在就在舞蹈教室的門口,裡頭有(三個蒙著眼的)人在不同的角落坐的坐、躺的躺,你可以(蒙著眼睛自己走進舞蹈教室,請盡量不要踩到別人)找個舒服的地點坐下或躺下。 ”

蒙眼飛舞真的無敵好玩!

哇靠!能怎麼辦呢?只好照辦!蒙著眼的我獨自往前走,用心感受著腳想往哪裡走,腳想在哪兒停下來,我共走了33步,停下來時,剛好碰到牆,我挨著牆躺下,忍不住為自己拍拍手,“整個過程,我不但沒把人踩扁,更沒讓自己一頭撞上牆”!太厲害啦!我再再次以為這樣就結束了,結果我又錯了,原來更厲害的活動在後面,我們開始了蒙眼舞動,十三個蒙著眼的人在一個小小的舞蹈教室裡跳舞?我們是怎麼做到的?

一開始,我都身體貼著地板活動,慢速、小心、動作輕微地探索與摸索,後來膽子大了,開始在地板上翻滾、流動、滑行,再接著我告訴自己的身體“當你準備好了,就可以開始站起來。”然後,身體慢慢地從跪姿到站起到滿場飛。在黑暗中,我感到自己在這環境是安全的,所碰觸到的身體都在流動,即使碰到彼此,也都是溫和、輕柔的碰觸。我開始不再要求自己盡量往沒人的地方舞去,我不再因一碰到別人的身體就迅速舞開,反而以淘氣的心態挑戰自己“試試看,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舞去,故意人撞人,試試看會怎樣!”

結果怎樣?除了滿場飛舞,除了好玩外,其實也沒怎樣!

真的好玩!非常好玩!超級好玩!無敵好玩!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