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八月照相簿


: 2019-09-08 11:09:09

两个相爱的人仍然是两个独立个体,能够在一起十七年已经算是奇迹,没有所谓的对错,聚散有时,爱恨有时,所有一切都是时机。

年初去了一趟狮城,借宿Z家,她家暹罗小猫麻糬对我这个闯进她地头的家伙虎视眈眈,还赏了我一巴猫掌。八个月后重游岛国,这次下榻Y的住处。她和几个异乡来的男子同住一个屋簷下,老旧的政府组屋坐落小山丘上,俯瞰环视尘嚣浮世。房间不大,不过还放得下两张单人床、一个衣橱和一张书桌。桌前一列偌大的窗,敞开出去就是天空,每天都一样,每天都不一样。Y也收拾干净心房了吗,窗户也都通通打开了吗……

三年前Y和Z还是伴侣,长达十七年的爱情马拉松戛然而止,Y把房子和猫让给了Z,自己一人租房独居,这三年来搬了好几次家,几次呢?我没有问,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家,对她来讲。但愿她有一天身和心都可以真正安定下来。我不确定她是不是已经完全放下这段感情,表面上她确实比三年前开朗多了,放松多了。

三年前Z打越洋电话来,轻描淡写她们俩的处境,当时我在曼谷,她一定很迷惘吧我想,需要朋友给她一些指引、一些忠告。但我没有什么忠告,只有一双耳朵可以借她倾诉,还有两个肩膀可以让她依靠。两人都是我的朋友。两个相爱的人仍然是两个独立个体,能够在一起十七年已经算是奇迹,没有所谓的对错,聚散有时,爱恨有时,所有一切都是时机。每个人只能够对自己的抉择负责。Z也一定为自己的决定背负了不少歉疚,虽然她什么也没有说。

有天晚上吃完晚饭喝完咖啡,Z和G开车送我回去,这才恍然Z并不晓得Y住哪里,她只知道最靠近Y住处的地铁站是哪一站,她在附近让我下车,我一个人往Y住处走路回去,经过尚未打烊的咖啡店、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麦当劳、有许多浪猫流连的小公园,穿过建筑工地围篱间隔出来的通道,来到小山丘下,远远瞥见一个女子拾级而上,望着她的背影,当下心中一阵触动:“这个女子好落寞啊……”但见她一脚一脚走到有光的所在,这才发现原来是Y,我若无其事地呼唤她的名字,而我的心,比我双脚更快一步走上前去,静静给她一个拥抱。

(文/ 圖:野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