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 金鱼脑和牛进食


: 2019-07-21 08:07:39

我在乌布的日子过得真是越来越丰盛了,所谓丰盛,虽然不一定跟金灿灿的现钱有关,但也很接近了。到峇厘岛南部为美丽的瑜伽老师小莫当“翻译兼造型设计兼制作人”隔天,在JJ的牵线下,我非常幸运地能以随喜乐捐的方式,参加课程费用上千美元的五天四夜“苏菲研习营”。这场“苏菲研习营”请来的上师是国际赫赫有名的Sheikh Burhanuddin Hermann,他的精彩与重要我在上课前完全不知晓,上课时,虽然每每感知到他“好超级无敌的厉害呀!”但因上课时间是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点,所以期间并没有因为好奇他到底多厉害而上网问谷歌,他的厉害与重要,是上完课好几天后,为了交代“说说你这几天早出晚归地向谁学了啥”,因一时之间不知从何答起,而上网谷歌上师的资料,才警觉:噢……天啦,能连续几天现场近距离长时间地聆听上师开示,我真是万幸万幸万万幸呀!

苏菲研习营的最后一天只上半天课,所以我特地约了谭谭当陪客,为隔天就要离开峇厘岛飞往新加坡、纽约、墨西哥的钱钱来家里吃晚饭践行,大碗喝汤、大口吃菜中,钱钱问我:“你这几天的苏菲研习课到底上了些什么呀?”我含着刚塞进嘴里的菜蔬抬头愣愣地看着钱钱,努力思索着“这几天,我到底学了些啥呀?”但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好藉把口中的菜嚼烂吞下的些许时间思量该如何“老实从宽”:“您知道的,我属牛,牛有四个胃,它的进食习惯是先囫囵吞枣地把草料吞下肚,再找个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躺在树下休息时反刍之前吞下的食物。”钱钱翻着白眼答:“我当然知道啊!我问的是你这几天学了啥?不是问你牛进食呐!”我脸带羞愧地继续:“我的学习方法跟牛进食的方法很像,在我脑瓜子后方其实还有一个看不见的记忆储存体,我在上课期间所听所学所感所知,其实都被我直接储存到那个看不见的脑袋中,我需要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恰当的心情,才有办法把那些讯息重新唤出、反刍、分析、理解、运用……这会儿,我虽然知道这几天的学习即丰富且重要,但一时之间,还真没办法与您分享我这几天到底学了啥呢……”

為何大家閨秀絕口不提“牛B”?

一旁的谭谭懂我略深,知道如何应对我那记忆体只有一点点的金鱼脑袋:“那这样好了,当你听到‘苏菲研习课’时,第一个浮现在你脑海的是啥?任何人事物都可……”哦,这个容易,我问:“什么是‘牛B’?为什么受过良好‘家庭与学校’教育的女子绝口不提‘牛B’?”钱钱问:“‘牛B’跟‘苏菲研习课’有啥关系?”我解释道:“昨天上课时,不知为何话题转到活跃于民间的流行词语,有一个老公提到‘牛B’,他的老婆为上师翻译时解释这是个很粗俗的词,有点儿自觉的大家闺秀是绝对不会使用这个词的,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闺秀不说‘牛B’?‘牛B’到底是个啥东西?”谭谭解惑曰:“牛B的字面解释是公牛的生殖器,引申义指‘很厉害’或‘很强’,英文翻译是‘Niubility’,这是民间很广泛使用的口头语啊……”

就这样,那个为钱钱践行的晚餐桌旁,我的“苏菲研习营心得分享与报告”就这样从“牛进食的习惯”跳到“牛B”,再跳到探讨大家闺秀去了……看来,关于我对“苏菲研习营”的心得分享与报告,还得等下一篇才能“老实交代”。(前提是:我在写下一篇前,能找到恰当的时间地点心情,调出存储在脑袋外的脑袋的资料,并加以反刍、理解与消化,唉……)

(文/ 圖:跳下崖後/姚芳蕾)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