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籍女生2歲曾擁護照 “我活得連外勞都不如”


: 2019-05-20 17:05:14

 (吉隆坡20日訊)19歲女大學生因為無國籍身份,淚訴多年來活得連外勞都不如,不僅無法考車、申請學貸、出國等,即將明年大學畢業的她更擔心無法順利找到工作,被迫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所有夢想都淪為空想。

女事主郭佩芳的爸爸是馬來西亞人,媽媽則是印尼華僑,但父母結婚時沒有註冊,母親更在她出世不久後便離家,這些年來,受教育程度不高的父親並不知道女兒竟被標簽為非公民,直到女兒12歲申請身份證遭拒,連一張紅登記也無法拿到才驚悉問題嚴重。

12歲申請身份證遭拒

父親郭榮祥(42歲,五金店業者)今日在民政黨雪蘭莪州公共投訴局主任林華正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指出,女兒出世的報生紙與其他小孩的無異,上面列明父母的國籍,因沒有標註她為非馬來西亞公民,因此他並未察覺不妥。

“女兒2歲時,我們還帶她申辦馬來西亞護照,一切都沒問題,甚至在7歲時還二度更新了護照,就連進入小學也是和其他小孩子一樣享有免費公民教育;一直到她12歲,我帶她到國民登記局申請時,官員拒絕了我們的申請,說女兒是非公民,就連一張紅登記也不發給她。”

教他費解的是,女兒在12歲以前,已經憑著馬來西亞護照到過許多國家遊玩,過程中從來沒有發生任何問題,倘若女兒是非公民,為何還能申請到馬來西亞護照?對此,國民登記局官員給予的解釋卻是“這是移民局的問題,與我們無關”。

郭榮祥紅著眼眶說,他們這些年來已經兩度向當局提出公民權申請,也應當局要求提呈了所有相關文件,包括與女兒的DNA親子鑒定報告,甚至求助過許多政黨和政治人物,但每一次的嘗試都如石沈大海,沒有任何的回音,讓他即焦慮又失望。

他說,由於拿不到身份證,女兒從上中學開始便需繳付外籍人士的學費,自此再也不曾踏出國外,險些連大學也上不了。

“女兒就讀拉曼大學,當初校方因為她沒有證件,要求她書寫信函解釋無法獲得身份證的詳細情況,爾後才批準她以公民身份報讀,但卻有附帶條件,倘若女兒在畢業前都無法獲得身份證,那麽就等同是外籍人士身份,必須填補學費差額。”

每當想到女兒的未來前景堪虞,為父者都會心疼的落下男兒淚,擔心女兒的前途就此毀於一旦,不但不能開設銀行戶口,也不能找工作,就連結婚生子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她現在的情況就連外勞都不如,至少外勞還能申請簽證在本地工作賺錢。”

騙雇主掉了身份證

“我真的不想再麻煩任何人,想靠著自己獨立生活,為什麽連一個身份也不給我?”

郭佩芳聲淚俱下說,沒有身份證對她而言是一項沈重的打擊,讓她在同儕間覺得丟臉,更不想主動提及,但卻沒辦法做到,因為她生活上有許多事情都必須依靠家人和朋友的幫忙。

“我想去考車也不可以,必須麻煩家人和朋友接送,很多事情我都沒辦法做,任何夢想都不能去完成,我真的很想靠自己獨立生活。”

她透露,她去打工時也要靠著蒙混過關,告訴雇主自己的身份證掉了,這種靠著欺騙別人,無法擡頭的日子讓她感到心酸。

她哽咽表示,自己最大的希望是能夠在畢業後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逐步完成自己的夢想藍圖,但如今這還只是一種奢望,倘若身份證無望,即便手中有一紙證書也只是一張廢紙。

“因為沒有身份證,無論做什麽事情我們都需要給額外的錢,包括學費和醫藥費,我連國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也不能申請,要麻煩父母花錢養我一個;這些年每次都以為會有好消息,可是卻一次次失望。”

林華正:報生紙沒註明非公民

民政黨雪蘭莪州公共投訴局主任林華正指出,在他過去處理多宗申請公民權的經驗來看,郭佩芳的案例非常特殊,因為她持有的報生紙與普通公民的無異,報生紙也沒有註明她非公民的身份。

“再者,她在小時候還能申請到馬來西亞護照,倘若她被列為非公民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拿到護照,而是需要特別申請一次性的證件出國。”

他說,國民登記局在拒絕郭家的申請後,甚至連一張紅登記也不發給她,讓她在生活上諸多不便,萬一在路上被警察攔截就真的百口莫辯,相當無奈。

“不只是找工作麻煩,她日後到了適婚年齡要結婚生子也同樣面對很多問題,包括以後的孩子同樣會淪為非公民。”

林華正表示,他將會協助女事主透過各種管道繼續申請公民權,希望新政府能夠網開一面,給予這個大學生一個機會,讓她能夠有更好的前途和發展。

你也可能感兴趣...
其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