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是芳:SST非漲價藉口 海安雞扒依舊5塊半


: 2018-09-02 15:09:11

送去GST,迎來SST。我國在9月1日迎來銷售及服務稅(SST)後,目前暫未看到物價調降的跡象,反而不少商品蠢蠢欲動要調漲價格。

檳島車水路海安飯店的海南雞扒被喻為全檳最便宜的海南雞扒,每份只賣5令吉50仙,9月1日後也沒有打算起價。值得一提的是,該海南雞扒在還沒有消費稅之前只賣3令吉50仙,而且維持了整整10年。

海安飯店老板謝是芳說,由於他的海南雞扒賣得太便宜,過去還曾被人指是瘋子,說他破壞行情。他告訴《光明日報》說,政府落實新稅務,並不是廚業業者隨意提高價格的藉口,何況並非每樣食材都會被徵稅。他說,虧錢生意沒人做,海安咖啡店多年來秉持薄利多銷的經營理念,不只維持了80年,他還能夠把兒子送到外國讀博士學位,也能讓一家人過着舒適生活。

百姓能吃才叫美食 絕不起價趁火打劫

問:4年前的消費稅(GST)令人民怨聲載道,如今迎來銷售及服務稅(SST),市場又醞釀忐忑不安情緒,擔心引發物價上漲,你這家老店會考慮調漲價格嗎?

答:我賣海南雞扒一份5令吉50仙,就曾被人指我是瘋子,說我破壞行情。我告訴他們,讓每個人吃得起,溫飽肚子,才是一份美食的價值與真諦。

如果民眾負擔不起價格,即使擺在眼前是一份美食,也會失去美食的真諦。個人覺得,人人負擔得起的食物才叫美食。

政府落實新稅務,不能成為廚業業者隨意提高價格的藉口,何況也不是每樣食材都會被徵稅。

9月1日銷售及服務稅落實後,我的海南雞扒還是一樣賣5令吉50仙,絕對不會“趁火打劫”消費人荷包。

外面10元我賣5元 薄利多銷也是能賺

問:市面上的西餐雞扒有些已賣超過10令吉,而你的海南雞扒才5令吉50仙,請問能有賺頭嗎?

答:在還沒有落實消費稅的年代,我的海南雞扒才賣3令吉50仙,而且維持了整10年。3年前我把價格調整至5令吉50仙,但那時市面上的雞扒或豬扒就已經賣到11令吉或12令吉以上。

做生意誰不再乎成本,每份海南雞扒的成本大約4令吉,我賣給顧客5令吉50仙,還是有1令吉50仙的賺頭。同樣料理成本,外面很多人已賣到10多令吉。

還有我的招牌餐豬肉麵包,每份只售3令吉50仙,成本是2令吉;海南春卷則每條2令吉50,料理成本1令吉,一樣有得賺。

鴨竽頭也是一道著名海南菜餚,10人份也僅售100令吉。目前市面上一隻鴨已賣30令吉,一粒竽頭都已經10令吉,成本就50至60令吉之間,有些地方甚到賣到10人份130令吉。

我這裡的海南咖啡只售1令吉20仙,加奶是1令吉40仙,這個價格在其他地方很少找到。如果不是近年馬幣貶值,從印尼入口的咖啡豆漲價,或許海南咖啡O還會便宜一些。所以,很多顧客結賬時都會好奇問我,你們店的食物賣到這樣便宜,還能夠生存嗎?我只回應他們說,公道自在人心。

逐漸絕跡買少見少 經營續推海南美食

問:海安咖啡店從你父親年代至今已經有80年的歷史,是否有甚麼經營秘訣? 

答:我這家老店一直奉行薄利多銷的經營理念,從我父親年代就這樣經營生意。薄利多銷的生意手法,也讓我能夠把兒子送到英國完成電子工程博士學位,也讓我們一家人過著舒適生活。

最重要是本身要涉身廚業,要用心烹煮,不要辜負食客對我們的期待。海南菜看似簡單,但要煮出精髓很不容易。它不像廣東菜,可以變來變去,它死板且費時費力,講求速成的現代年輕人都較難投入其中。目前海南菜開始逐漸絕跡江湖,買少見少了。

我以薄利多銷方式經營海南咖啡店,除了讓消費人可以吃到正宗海南的美食外,也旨在推廣海南美食。

不預定就需耐心等 林冠英來了也要等

問:很多人都說來海安吃飯必須提前預訂,否則就要有耐心等候?

答:是的,我這個店出名慢條斯理,原因是我要對顧客的味蕾負責。就算是前任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或是現任首長曹觀友,他們上門光顧也一樣必須如其他顧客般耐心等候。

由於兩任首長都知道海安的“規矩”,因此若要登門吃好料,就必須提前一個小時前預定。

林冠英赴京出任財政部長之前,每個月都會光顧我這家老店兩三次,林冠英以前凡出席州議會,午休時段也會通過助理來預定。

林冠英最喜歡我們這裡的雞扒與豬肉麵包,而且還特別交待其官車一到,就要看到桌上有得吃。

現任首長曹觀友早年擔任國會議員時,就已經是海安飯店的常客。曹觀友經常與太太來品嚐美食,他還告訴朋友,來海安用餐就不能少了一個“等”字。

我一直告訴自己,不管生意有多好,都必須堅持用心烹煮的原則,否則80年老招牌就會被砸壞。

我這裡奉行顧客“先到先招待”的原則,對高官顯要沒有特別招待,如果這樣做,會得罪老顧客,也對其他人不公平。更不會因為你是尊貴首長,就會優先出菜,要吃就要等,或者先打電話來預定。

一手包辦食材烹飪 視食客人數定份量

問:你如何在價格與成本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

答:如果是虧錢生意,誰還會繼續做下去?海安是父親於二戰前買下的,60年代為擴充咖啡店規模,才買下隔壁單位,這是父親的畢生心血,所以父親去世後,就由我或太太親自掌廚,就算買食材也是自己一手包辦,絕不假手於人。我本身也會親自下手烹煮,在成本上我就節省了很多。我做菜的方式是,人數少的話就做少份量,價格就便宜,胥視食客人數而定。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