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拉薩的天是那麼的藍


: 2017-12-23 11:12:03

在畫家的調色板裡,是否也有一種叫拉薩天空藍的色彩。這種藍非筆墨所能形容,而我確實相信一些美景是非筆墨所能形容的,它們是上天賜予,你必須親眼看見,也只能心領神會,文字也會有跛腳的時候,在拉薩它更是經常失靈。而那藍,無時無刻不出現在拉薩的天空,如果天氣好的話,大匹大匹的藍延綿到遠方,如果天空儘是洶湧的雲,那麼那一抹藍也隱約在山頭,在雲與雲之間的空隙,在起伏的山巒的深處露眼,它或許隱約,但不曾消失,這藍是拉薩的顏色,沒有了它就不是拉薩了。

然後是拉薩的陽光,如所有拉薩的事物一樣,強烈得教人不能忘,也忘不了。你在拉薩拍的照片也讓陽光漂洗過。在拉薩是沒有苟且的,一切都在傾全力霸佔你的官感,如酥油茶犛牛肉的膻香,如藏族女子艷麗裝扮,如康巴男子剽悍霸氣,那陽光刺在身上點燃你的細胞,在你皮上狠狠烙下高原的回憶,而當你走進陰影,陽光仿彿被冰鎮了,氣溫降低了一個季節,由夏到秋,趕緊得套上一件外套。這種反差和強烈是拉薩式的,絕對沒有不湯不水的中庸。

喜歡拉薩藏族地區的亂和雜,與漢族地區井然有序的城市規劃形成強烈對比,彎曲的街道更能容易不同角度的風景,像墜入迷宮,不忍離開。走在拉薩藏族的市場裡,空氣縈繞着各種氣味,印度香和藏香結合成一種詭異的氣味,叫賣聲的藏語雄厚有力,與八角街上頌經的溫柔藏語,儼然兩種語言。

離開拉薩的那一天,又回到八角街,點了一杯濃烈的酥油茶,讓屬於西藏的味道在身體內汩汩流着,如血液一樣,或許這就能永遠保存着一次拉薩的回憶。要記得一個地方,就是要先喜歡上這個地方陌生的聲音味道氣味,難接受的,都要試着接受。

走啊走 沒了起點也沒了終點

坐在瑪吉阿米咖啡座,咖啡座滿滿是旅人。每個人都有自己到拉薩的理由,有人是為了逃避塵事,有人卻是面對他的現實,有人只想過一個無所事事的假期, 由咖啡座的俯瞰角度,八角街上的藏族眾生如河,不息,手執轉經輪唸唸有詞,轉經輪成了藏民身體的一部分,穿插着幾個剛到拉薩的遊客,他們臉上的驚訝興奮洩露了他們的身份。扎西得樂。扎西得樂。老藏人臉上縱橫着西藏的山巒溝壑日月星辰,小孩認真的表情讓人無法再容忍自己對待生命的得過且過。他們走着走着,一圈一圈,沒有了起點也沒有了終點。

當車子離開拉薩,經過布達拉宮,高高在上的老宮殿廟宇,紅白相間,穩如泰山一樣矗立着。小小的窗戶像無數個眼睛,凝視着你,仿彿只有它是永遠屬於拉薩的,而我們只能是行色匆匆的旅人,所以只能離開,離開後,再回來,如一場候鳥的遷徙,一次生命的輪迴。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