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蹺課去旅行 之 馬屁很臭


: 2017-12-23 11:12:53

水向低處流,車往高處走。卡蘿大姐載着咱繼續於浪漫大道上奔馳,你兒子昨晚教我兒子一個手勢……”

什麼手勢?

“現在不方便,我等會兒再示範給你看。”

那你用說的形容一下嘛。

“就是一隻手的拇指和食指圍成圈,另一隻手的食指在圈中前進、後退、前進、後退啊……”聽了卡蘿大姐平平靜靜地回答,我眉毛微挑地用眼角掃向坐在左邊正低頭裝沒事兒的好野哥,“是弟弟教安傑羅的。”還沒等我轉頭向右,好野弟已經高聲辯白:“是奧迪(好野弟的同班同學)教我的。”兩個媽不用雙眼對望打眼色也能默契十足地聳聳肩面對小男孩圈中類似的“(所謂)禁忌”遊戲——哦,知道了!

前往菲森(Fussen)小鎮的沿途風景美得不像話,車子越往阿爾卑斯山脈靠近,金色的十月陽光就離我們越遠。天氣預報顯示:接下來的日子會越來越冷。我想像自己裹着溫暖的冬衣,在淒風冷雨中腳踩一路蜿蜒向上的金黃落葉,在一片靜謐中走進如夢似幻地新天鵝堡……卡!對不起,這一篇沒有王子、沒有巫婆、沒有淒美的冒險、沒有從此公主與王子過着幸福美滿的生活……真抱歉,我只能分享“馬屁很臭”的“新天鵝堡半日遊”。

馬放屁啦!臭死了!臭死了!

新天鵝堡(New Swan Stone Castle)距離我們住宿的菲森小鎮約4公里,我們一早出發,在山腳下的停車場停好車後,即刻前往取票櫃檯領取好野爸兩個月前就在網上預訂的參觀券,六張票到手後,好野爸一會兒看看天、一會兒看看錶,建議說:“天下着細雨,上山的路有點兒遠,我們搭馬車上山去?”坐在車伕旁的卡蘿大姐和三個帥哥興致高昂地近距離觀察馬兒們一扭一扭的屁股聊着天、拍着照,忽地耳邊“噗……噗……”聲聲響,一團熏死人不賠命、奇臭無比的怪味向坐在篷內的我們襲來,“媽呀!馬放屁啦!臭死了!臭死了!臭死了!”我們在卡蘿大姐的抱怨,與馬車伕爽朗的“啊哈哈哈……”中,在離城堡幾分鐘路遠的“停馬場”下馬,在冷風冷雨中走向人潮滿!滿!滿!滿!滿!的新天鵝堡。

我們在新天鵝堡的入口處盯着偌大的電子看板每五分鐘一換的入場顯示,耳聽來自全世界不同角落各種熟悉與陌生的語言,哇,比市場還熱鬧啊!輪到我們“刷”票入場時,只見一個俊到不行的“高又帥”把我們這組人帶離鬧哄哄的人群、爬上一級又一級的大理石階梯,開始了參觀城堡的活動。“高又帥”領我們在城堡內走走停停地訴說着相關的歷史與亮點,當“高又帥”提到建造這城堡的國王路德維希二世被發現溺斃於湖中時,好野弟擠過人群,悄聲問我:“媽媽,那個國王不會游泳嗎?”我忽地想到李白,於是答道:“可能他喝醉了吧!”

我們也來扣一個情人鎖在這兒吧!

參觀新天鵝堡的時間約為35分鐘,所有的美都只能驚鴻一瞥,當“高又帥”跟我們說再見時,一種“怎麼?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的心情油然而生,為了彌補意猶未盡的心緒,我們走向瑪麗安鐵橋(Marienbrucke)——據說這是欣賞新天鵝堡外觀的最佳景點。從在上面感覺搖搖晃晃,往下看只見萬丈深淵的瑪麗安鐵橋向新天鵝堡望去,一個字:美!兩個字:真美!三個字:美極了!四個字:美得冒泡……哥倆對眼前的美景無動於衷,只對扣在鐵橋兩邊滿滿的“情人鎖”感興趣,當卡蘿大姐呼喚我們拍張全家福時,只見哥倆正埋頭為一個密碼鎖解碼,好野爸見了說:“吶!我口袋裡有一個鎖頭,我們也來扣一個情人鎖在這兒吧!”我聽了連忙三步併作兩步地彈跳開來,口中直呼:“不要!不要!不要!萬一想打開的時候卻找不到鑰匙,或者鑰匙根本打不開生銹的鎖頭,那是要拿電鋸來鋸嗎?兒子們吶……千萬!千萬!千萬要記住:別為了一時的腦袋灌水而作出絕對!絕對!絕對!會生銹的承諾!”

當“別為了一時的腦袋灌水而作出絕對會生銹的承諾”V.S.“一隻手的拇指和食指圍成圈,另一隻手的食指在圈中前進、後退、前進、後退”時,我,個人,比較願意:花時間和心思與兒子們坐下來聊聊前者。

光明日報